大家以為用假生平哭倒鍵盤前騙走大家冷霸扣的抄襲天后,語言才藝只有那麼一點點嗎?
這樣想可是大錯特錯,請自己去端一碗夏蟲冰吃受罰。

平常人辦不到的,不代表天后辦不到,大家不可門縫裡看人

大家聞香過天后自稱比母語英文的人還要流利的AAA英文後,別忘了天后的日文能力,才是驚人一絕。

趁著周末大家一起來瞭解,十年來天后如何描述自己的日文學習過程與能力,今日才有一級棒的日文能力。Sorry,錯了,不光是自己日文一級棒,還有胎媽,以及嫁妝是紅木眠床的胎外婆,甚至連胎爸都會,可謂一家都是日文一級棒!!!


以下兩節,截取自〈香蕉林裡的秘密(下)〉一文。

「媽媽跟外婆坐在病床前,一面為我換冰枕,餵藥餵稀飯,一面小小聲用日文交談。」
「我家大人只要打算講什麼兒童不宜的話題就講日文,結果我練得聽力非常好,到現在看日劇沒字幕也還可以懂得七八成。」

 

以下一節,截取自〈小時候-2〉一文。


「家裡的大人受日本教育的淵源深,幾乎每個人都說一口流利的日文,我從來沒有讓媽媽還是其他人知曉,我聽久了其實也是懂得的,很狡猾的在她們用日文試探我的時候一臉空白,裝羊,不去回答,於是大人就放心了,要說什麼閒話都用日文,我於是聽的一肚子鄉野傳奇跟家族秘辛。」

「媽媽露出那種「哎呀有緣故的但是我不要在孩子面前說」的詭秘神情,輕描淡寫的用日文跟爸爸說:「不會來了,殺了人,去坐牢了。」」

 

以下一節,截取自〈非關浪漫〉一文。


「你會講法文可是我會講國語台灣話跟日文學死你一輩子你也聽不懂我怎麼跟小販講價看不懂紅樓夢跟金庸。」

 

以下一節,截取自〈眼淚〉一文。


「在博物館門口有個不懂英文的日本阿伯問路,因為我略通日語,同學推我去幫忙。」

「阿伯跟同學們都露出震驚的表情,我覺得臉頰癢癢,伸手一揩,居然滿臉的眼淚,我自己更加吃驚,慌忙用日文道歉,可是眼淚完全控制不住的飛濺出來。」

 

以下一節,截取自噗浪密噗。


「濃重日本腔調乾脆直接說日文我說不定較容易了解。」

 

以下一節,截取自〈有些小孩嘴巴真賤……〉一噗。


「那個混蛋小日本過來罵我『不思』(日文醜女之意),痞子的日本小友會說英文,臉色蒼白的跟日本小男說:你不要講了,痞子的媽媽會日文....」

 

以下一節,截取自〈『一輩子的戀愛』網聚倒數中〉一文第56題。


「母語是國語,我是台灣人,父母長輩都說流利的日文跟台語,去多倫多看香港雜誌看得多,聽廣東同學說得多,忍不住信手捻來亂混著玩。」



以下一節,截取自〈生日趴小風景(part 1)〉一文。

 

不管哪個王八混蛋要跟我家小孩說什麼屁話,老母的英法日文絕對說得比保姆優秀,要不要反駁不知道,起碼不至於吃啞巴虧。」


以下一節,截取自〈家族中的女人〉一文。

「我們長得比較美個性比較好皮膚比較光滑沒有鬍鬚腿毛體臭,我們還有現金珠寶樓房轎車勞力士陪嫁,這些還不夠的話,我們文可以說中英法日文讀紅樓夢及DH勞倫斯跟大仲馬,武可以下廚作中西餐甜點,入得廳堂下得廚房上得牙床,你有啥?」

 

以下三節,截取自〈報應〉一文。

 

「我家上一代是說日文的,只要有啥不想小孩聽懂的事情,就全部用日文講,我就算日文說得不好,外國人腔調,五段動詞變化搞得一團混亂,看連續劇還是綜藝節目,不用字幕大概也還可以懂得七八成。」


「我有時候也是很不賞臉的,人家要給我面子我還不要咧,砍死一個敵人,馬上提起大刀來,追殺下一個敵人,繼續劈砍殺。這次換成十分流利的日文,無比恭謹客氣的雙手接過酒杯,敬語回答:『加國的夏天並不炎熱,涼爽乾燥,奇蒙子十分舒暢,您有空應該去多倫多走走,秋天的紅葉比日本的更加美艷絕倫呢。』」


「饒是沙場老將,林桑也不由得露出吃驚的尷尬表情,「阿呀妹妹你日文說得那樣好?是哪裡學來的?」


大學裡也有教日文,想學日文也不必去酒店上班做水生意啦。」我笑咪咪,甜蜜蜜,然而惡狠狠的補上棺材釘。」

 

 

 

無獎搶答:

請問,天后在十一歲前,能在發燒半夢半清醒間(或最後改嘴的大學裡),習得十分流利的日文,到現在看日劇綜藝節目免字幕,能懂七八成,為何長大後在加拿大讀ESL外加念虛空大學雙主修苦練英文,英文成績卻AAA?

A. 在ESL期間,無發燒機會,無法再度利用發燒學習法。
B. 在ESL期間,too many 曲棍球隊長邀約,她 too little time to 學英文
C. 教授只注意她的唇色變換,沒有認真教學。
D. 想躲過大家的英文試探,所以一臉空白,裝羊,裝AAA,免得作業被人抄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ㄋㄧㄠˇ一號 的頭像
青ㄋㄧㄠˇ一號

這是一個神秘組織

青ㄋㄧㄠˇ一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0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