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胎胎愛李安,喜宴還沒拍她就已經一賭為快,所以這次標題就破例抄襲引用李安的新電影來做開頭。

這格子隨著抄襲貓關落部格斬噗浪百分百龜縮見不得人後,漸漸不為大家來拜訪,想當然爾,女主角落荒逃跑下了戲,觀眾當然會散去。(竟然有押韻,我好有才華)

但是呢,這格子是為立碑而生,所以抓抄襲抄蟲洞還是可以繼續進行。這裡的鎂光燈永遠會打在這個重點上。

抄襲貓走過必留下唬爛鬼扯證據,今天來看看讀者有什麼新發現。

先來看這段。

胎胎當初在「鋼琴老師(一)」一文裡說,她說她家胎爹起初不想幫她買琴如下:

最開始的時候,老爹手工在木板上面刻\畫了琴鍵讓我練習,媽媽看得直皺眉頭,我的手指給木板上的小刺扎了數次之後,老爹在吾母的眼淚攻勢之下讓步買了一個二手的山葉牌電子鋼琴回來。

是的,胎爹在「胎母的眼淚」攻勢之下讓步,買了一個「二手的山葉牌電子鋼琴」回來。

買了一個二手的山葉牌電子鋼琴回來.......買了一個二手的山葉牌電子鋼琴回來......(啟動海王子無限回音模式)

但是根據各種資料(Yamaha官網或是wiki百科)顯示,Yamaha第一部電子鋼琴Clavinova YP-30是1983年才出現,市場量產販售Clavinova YP-40卻是1983以後的事。

11-1.jpg  

 

那麼厲害,又大又重的一架鋼琴胎胎也能由虛空之中召喚出來?會不會是小胎胎記錯廠牌了?

以下資料來自:https://en.wikipedia.org/wiki/Clavinova

千真萬確,世界第一部電子鋼琴就來自Yamaha,沒有更早的他牌能當道具出場配合胎胎的溫情戲。

 

11-2.jpg  

那麼辦?
大家還記憶猶新,胎胎有機會就哭倒鍵盤或螢幕前,悼念胎媽在1981年就進入天堂的珍珠大門,
請問這是要怎麼用眼淚攻勢在1983或1984年軟化胎爹,讓胎爹去買「二手的」不存在的山葉電子鋼琴給我們的小唬爛精胎胎學蕭邦呢?


歡迎大家踴躍搶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這是一個神秘組織

青ㄋㄧㄠˇ一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7) 人氣()


留言列表 (317)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哇,頭香!
  • 訪客
  • 胎爸也好戲劇化喔
    畫鍵盤讓女兒練習
    這是電影橋段
    我看過小說電影中出現過
    但那是被關進集中營的鋼琴家
    自己畫琴鍵練習 相當感人
    但是胎胎本來就不會彈
    會渴望到胎爸要畫琴鍵?在上面彈一閃一閃小星星嗎?
    白描也描得太邪門了吧!
  • 訪客
  • 一語驚醒夢中人,小時候哪看過電子琴,只有鋼琴和風琴
    胎胎好先進,這是過去時空中的未來完成式,好玄喔
  • 訪客
  • 注意喔
    不只是山葉電子琴
    還是二手的
    胎胎小時候那個遠古年代
    就有非常多人買過電子琴
    並且要脫手
    於是有很多二手電子琴放在鋼琴店裡
    因為胎爸就算很有想像力
    也不會又未來式的網路購物、二手網站吧
    這個溫情戲碼演成這樣
    變鬧劇
  • 訪客
  • 新文!太棒了!
    嬸不管躲到哪裡去
    寫過的文字還在
    印刷的書還在
    冷霸摳陰影尚存,叫我怎能散去?
  • 訪客
  • 畫鍵盤應該是學電影“鋼琴師與她的情人”
    女主角在木頭桌子畫鍵盤與女兒一起彈琴
    胎胎曾說過她很喜歡這部電影
    看完順便抄襲。
  • 訪客
  • “鋼琴師與她的情人”女主角是啞吧
    胎胎沒有一起抄襲說自己也是啞吧
    感人度減少很多

    不只不啞
    嘴巴罵起人來可是十足十厲害
  • 訪客
  • 其實我偶爾也會回來看看
    因為現實生活中我不會跟那些抓馬騙子有太多交集
    通常發現之後立馬保持距離
    但是胎胎實在太奇耙
    騙人騙到讓人匪夷所思
    什麼鬼話都說得出來
    抄襲抄得臉不紅氣不喘
    偏偏技巧又爛
    實在可憐又可笑
    (用木頭刻給不會彈琴的女兒練習也太可笑了,彈錯了都不知道啊)
  • 訪客
  • 亂逛逛到阿妹又要揪網購橄欖油
    acropoli di Puglia Mosto初榨處女橄欖油
    750ml一瓶 出售850NT
    加上運費150NT
    另外天花亂墜另一瓶Cotto Di Mosto
    250ml售價950NT

    我上這家義大利橄欖油網站一看
    橄欖油賣12歐(含稅)
    另外那瓶東東賣15歐(含稅)

    運到台灣要運費和關稅
    但注意喔:現在歐元匯率34
    等於貨品價值還不到消費者掏出的錢的一半
    哪個傻瓜要買?
  • 訪客
  • 我每天都要來看看我被騙走的兩百塊
  • 訪客
  • 又有新文看了,重新在胎胎身上獲得感動
  • 訪客
  • 身為胎胎鐵粉要幫她說句話
    哼你們這些夏蟲沒見過鬼不代表別人也沒見過鬼好嗎?
    胎母都能回魂罵胎胎(躲在被窩看小說)
    順便回魂求胎爸買鋼琴有什麼困難呢?
    蓋夏蟲不可語冰也
  • 訪客
  • 深深感覺胎胎筆下一放開就收不回來
    至少要選一邊
    到底小時候是家裡窮、還是不窮?
    一邊說窮得(媽媽史黛拉)要用便當蓋煎荷包蛋
    一邊又能買(當時還未上市的)山葉電子琴
    好茫然喔
  • 訪客
  • 有新文,感動!
  • 小學生
  • 看到新文好感動
    我也覺得是從「鋼琴師與他的情人」裡面抄來的
    話說XX年前上山葉音樂班的時候,老師有發印了琴鍵的紙給大家回去認識跟練習,初看這篇文章時沒有想這麼多,只覺得後來那個在piano bar上班的鋼琴老師太扯。
    這個蟲洞還真不容易發現,板主太強了(拜)
  • 訪客
  • #13

    不是電子琴 是電子鋼琴 胎胎會生氣的!
  • 訪客
  • 我搶答! 因為是紙紮的!!!!

    (好希望自己答對)
  • 訪客
  • (我是13)

    好害怕!
    不是低級的電子琴

    是電子鋼琴 電子鋼琴 電子鋼琴
  • 訪客
  • 想溫習彈蕭邦離別取的那一段
    好淒迷哀傷喔

    請問哪裡可以看到?謝謝
  • 訪客
  • 不知史黛拉擦的Miss Dior也是二手的嗎
  • 訪客
  • 說到Miss Dior, 當初我懷疑肥胎文章的真實性就是從史黛拉的Miss Dior開始,上網查那產品還真的已經問世 “Begun in 1947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women's Miss Dior perfume”, 想必肥胎不是維基過就是又從哪篇小說來的靈感。

    史黛拉用Miss Dior的年代,一般的台灣媽媽還在用明星花露水或瓶身連接球囊噴霧型那些不知名香水,史黛拉前衛時髦懂名牌又有錢好棒棒!
  • 訪客
  • 身為胎胎鐵粉
    我來告訴各位吧
    胎胎的警世名言就是

    該茫然時且茫然

    不是蟲洞 不是抄襲 不是唬爛
    只是三不五時茫然一下而已
  • 訪客
  • 就算迪奧小姐已經問世
    一九八一年史黛拉媽媽過世之前
    進到台灣可能只有跑單幫在舶來品店才買得到吧
    想必也很昂貴

    媽媽買昂貴香水
    胎胎卻要去插樹苗賺錢
    畫面看起來沒有溫馨母愛的感覺耶
  • 訪客
  • 其實那年代旗袍也很貴
    而且/通常是外省媽媽(小姐)才會穿旗袍
    穿旗袍的台灣閩南人比較少

    沒想到史黛拉這麼跨界跨文化
    穿旗袍在家煮吃的
  • 訪客
  • 我媽也是差不多那個年代的
    外省人
    總共只有一百零一件旗袍
    吃喜酒才拿出來穿
    穿旗袍擦香水在高雄家裡煮神仙八寶蛋
    演戲演很大
  • 訪客
  • 媽媽煮神仙八寶蛋
    阿爸煮牛肉麵好吃到可以當人家店招牌
    胎胎小時候吃的超幸福der
  • 悄悄話
  • 訪客
  • 胎胎的三小就沒那麼幸福
    義大利麵拌奶油 或 湯拌飯

    媽媽也沒穿旗袍 穿 海嘯裝
  • 訪客
  • 我猜根本只是那種普通的粗布旗袍
    我結婚的時候訂做一件旗袍
    穿上去很難有什麼大動作
    那種布料沒有伸縮度又貼身
    能穿著煮飯超神奇的
    可是我家本省人根本沒有人在穿旗袍的
  • 訪客
  • 26
    可是長大都吃噴是什麼情形?
  • 訪客
  • 穿旗袍煮飯真奶奶的豪洨
  • 訪客
  • 你們都忘了嗎

    胎胎的醬油烤雞
    連法國大廚都五體投地耶
  • 訪客
  • 我是個很執著的人
    一直念念不忘我的冷霸扣
    對胎胎的怨念一直無法解
    可能要去廟裡收一下驚吧

  • 訪客
  • 耶誕節快到了 送胎胎一個小禮物 溫習一下當年
    年紀大了 總是想起當年勇 不是嗎

    ---------------------------------------------------------------------

    May 04 Thu 2006 14:49 仙女的羽衣(上)
    除了高跟鞋,我喜歡的衣服也都是極度女性化的,外套一定束腰,偏好裙子,即使長褲,也是線條簡單婀娜的女裝長褲
    尤其是質料,綾羅綢緞絲絨綿紗,都要輕柔軟滑,順著身體的曲線起伏,但是不會貼得緊緊,略多幾吋布料,留一些餘地
    一件紫色繡花的絲洋裝,肩帶比「天使的頭髮」還要細,側邊稍微開點叉,裙子的長度非常尷尬,在小腿中間,開叉的部分不過露出膝蓋一點點,極為輕盈,安大略湖畔最微弱的晚風,也能夠拂動裙角。怕冷的話,搭一條銀灰色的網孔長披肩,流蘇足足三十公分長,用一點銀線混著織的
    我有過許多黑色小洋裝,但是幾乎會一直去買回來的只有兩款:套頭高領、四分之三袖子、齊膝蓋連身窄裙,還有細肩帶洋裝,我很喜歡一件萊卡跟彈性棉混紡的黑色小洋裝,細細的緞帶,布料柔軟貼身,最別緻的地方,是上面有極細的銀粉,打橫印製〈還是壓上去?我不清楚〉出寬闊的波紋
    老法來多倫多約會時,我穿過這件洋裝跟他去吃飯喝酒,不想顯得太盛裝,所以配窄腰身牛仔外套,閃爍晃動的銀色大圓圈水滴耳環,配GUCCI那雙銀色細帶子的玻璃鞋。
    我就有一件非常可愛的花洋裝,極淡的桃子色襯裡,緋紅淡紫的薄紗上印著黃心的白花,開襟的洋裝像浴衣一樣,帶子從腰間穿過左右一裹,背後打個結,絲與紗混紡的衣料極其輕盈,像薄霧一般,輕柔的裹在身上,

    2008.4.20 再見情人節
    老娘露前露後的長禮服都穿出來,一雙高跟鞋四吋高

    Apr 13 Sun 2008 自己打嘴巴
    上次染頭髮是幾時?1996年。
    染成非常淺的褐色,剪去一大半,削得薄薄,打層次的半長髮像羽毛似的框在臉頰旁。在多倫多一冬天養出十分白皙的膚色,於是化妝的顏色也換了,改用茶褐色的眉筆,芭比布朗巧克力色脣膏,還貪玩戴上綠色的隱形眼鏡,左右耳一共四個耳洞,帶著細小的金環。
    這樣子回到家,爸爸看得要多不順眼有多不順眼,幸好穿的還是白T恤牛仔褲,可是薄胸罩沒有海綿襯墊在不十分厚的棉質衣物下面,對大人來說,還是很不正經。

    Mar 18 Tue 2008 皮鞭濕紙巾
    有一天小孩都已經就寢,我們很三八的在那裡說著無聊的閒話,說著說著,不知道怎麼地講起我曾經穿過的一件黑色束腰托胸的緊身亮緞子馬甲,吊襪帶勾著滾花邊的黑色絲襪,腳底下踩著極高跟的長筒馬靴直包到膝蓋上頭。
  • 訪客
  • 比天使的頭髮還細,那應該叫做線,不能做為肩帶吧!

    亮點:配GUCCI那雙銀色細帶子的玻璃鞋



  • 訪客
  • 我就有一件非常可愛的花洋裝,極淡的桃子色襯裡,緋紅淡紫的薄紗上印著黃心的白花


    肥嬸不是她母逝之後都穿黑衣嗎??
  • 訪客
  • 肥嬸不是她母逝之後都穿黑衣嗎?? +1

    抄嬸沒有脖子,穿高領不就布料一坨全擠在脖子那裡,很不舒服說。
  • 訪客
  • 玻璃鞋?lucite .
  • 言方客
  • 這版主. . . 
    看文章的邏輯與對照現實的功力也太強辣!!! 

  • 大家一起來回味胎胎的鋼琴老師
  • to #19

    鋼琴老師 (一)

    OCT 28 WED 2009 22:08

    噗浪的時候講到小孩教育,忽然想起一個老故事可以說說。

    有一陣子不知道為什麼,非常想要學鋼琴。也許是因為我父母長年在家裡面放古典音樂,潛移默化,日子有功。還是那時候看過畫報上某個女明星居家訪問:喜歡貓,嗜好是閱讀跟看海。女明星穿著美麗飄逸的洋裝站在鋼琴邊,看在年幼的我眼中,嘩一下大驚小怪的驚豔起來,覺得好美麗好仙女的樣子。

    不過我小時候是個孤寡的醜小鴨,並不是才藝美少女那一型,十分木訥,黃瘦呆板,越緊張就越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我爸一次生氣罵我,呆篤篤一臉蠢相,看得上火,開揍的時候就越打越狠。他越罵,我越害怕,更加什麼也無由解釋辯白,看起來於是更笨更呆,我爸也就更火冒三丈,整個惡性循環下去。

    有時候想到這些事情不免有點無奈,後來我出了名的伶牙俐齒反應靈敏,罵人可以帶髒字也可以不帶髒字,引經據典可粗可精,當然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可是想想當初溫厚到蠢的可憐相,現在變成罵街的潑婦,也真是弔詭的發展。

    可是我在我爹面前,始終就是沉默如金,多說多錯,情願三棍子打不出個屁來,也好過多嘴多舌惹火燒身。

    所以這樣呆笨的小孩居然開了金口,說想學鋼琴,真是天方夜譚。莫說當時我是個幾乎從來沒有敢開口索討什麼的小瓜呆,鋼琴這玩意兒,就算2009年的今天,在我家也還是價錢高貴的東西,並不是說買就買的零碎物件,何況當年?

    我爸一口就回絕,神經病,討債乎?那麼貴又那麼巨大的東西,小孩閒話一句就買回家來?等一下小孩學兩節課打退堂鼓了,鋼琴拿來幹什麼好?是以考慮也不考慮就嚴厲拒絕。

    媽媽安慰我,說事緩則圓,想要什麼也得由得大人編列預算,斷然不可能一開口就馬上有(這一點跟我現在的家庭還是一模一樣,想想很有點溫柔的感傷)。我當然是沒種去跟我爸繼續凹,討皮痛不成?也不敢跟我媽多說什麼,免得媽媽要煩惱。BUT HEART WANTS WHAT IT WANTS,我坐在音響前面聽遍家裡面所有的鋼琴演奏唱片,額頭抵著玻璃櫃,屁股把冰涼的磨石子地板坐得暖呼呼,天天如此,再也不去跟大人討什麼,媽媽看在眼裡,心就軟了。

    老爹深愛吾母,由媽媽去軟求硬哄,很難不成功,最後我還是得到我想要的鋼琴課程。不過讓我學鋼琴,並不等於家裡會買鋼琴,最開始的時候,老爹手工在木板上面刻\畫了琴鍵讓我練習,媽媽看得直皺眉頭,我的手指給木板上的小刺扎了數次之後,老爹在吾母的眼淚攻勢之下讓步,買了一個二手的山葉牌電子鋼琴回來。

    不是電子琴喔,長得就很像教室裡頭上音樂課那種風琴,可是可以調整音量跟樂器,有小提琴也有豎琴,還有什麼其他樂器我倒是忘記了,就是假假得很仿冒的那種樂器聲音,用味精調出來的湯底,不是雞架子豬骨頭老火熬出來的那個意思。

    當然不喜歡,我喜歡真正的鋼琴的聲音,不是這種西貝貨。可是已經給了琴,不感激涕零,還要嫌棄不是真的鋼琴,找死。只得怏怏的收下來,老爹還因為我感激之情不夠熱忱而有點嘀咕,幸好我媽媽居中斡旋,我這個不知感激的不孝女才不至於又挨一頓臭揍。

    啟蒙的鋼琴老師本來是在山葉教課,我跟她開始上了幾星期之後,老師決定在家自己授徒,我也就跟著去老師家上課。她家恰好在學校跟我家之間,放學以後直接走路到老師家學鋼琴,下課以後因為天色多半已經近晚,不叫我自己回家,媽媽會來接的。

    老師家小小的屋子裡頭住了一家五口,直立式的鋼琴擺在從客廳走進老師房間那條走廊上,無遮無掩,只有珠珠門簾。牆的兩邊都是書櫃,上面囤積了無數書本,雜物,紀念品,照片架子。鋼琴頂上鋪著手工勾織的蕾絲布,滿滿地都是樂譜,當然少不了的節拍器,還有一個貝多芬的半身石膏像。我們師生練琴,客廳傳來老師的爸爸看電視的聲音,或是老師的媽媽在廚房炒菜,鍋鏟砰砰噹噹,煎蛋或是煎魚的香氣傳進來,有時候老師的弟妹在房間爭執,講電話,各式各樣的雜音,可是我們一點也不受干擾,繼續彈拜爾練習本。

    也許是啟蒙的記憶跟老師的家庭氣氛結合在一起,我終生都很覺得鋼琴應該是平易近人的東西,吃飽飯大家彈琴唱歌那樣的情調,一種很生活化的樂器。老師一直覺得我手指無力,等到問明白了我家的琴是電子鋼琴,老師默默的嘆氣,低低的自言自語:『欸這怎麼行呢?』

    其實我也不敢照彈真正鋼琴那樣的力道去敲電子琴鍵盤,一次給我老子看見,抓下來不問情由就是一頓好打。蓋電子鋼琴的琴鍵底下是空的,要大聲只需要把音量調大,我照彈鋼琴的力道去彈琴,敲得琴鍵噠噠響,我老子怒我不惜物,『這樣大力是想把琴敲壞了我會買個新的回來?不要做夢了。』

    琴老師(很巧,她的芳名裡面就有個琴字)默默的聽完,沒再說什麼。等媽媽來接我下課的時候,老師留媽媽下來喝杯茶,把我送進廚房去吃點心,我還記得那碗紅豆湯圓,真是又香又糯,熱呼呼,甜滋滋,吃完了出來身上暖呼呼的,剛好跟媽媽一起告辭。

    天氣涼了,媽媽在我的脖子上牢牢的把圍巾纏好,口罩戴得嚴嚴,我幼時肺弱,一傷風感冒很容易併發氣管炎還是支氣管炎。她的臉上有種說不出來是什麼的情緒,我不由得就心懸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我怕爸爸打,可是比起皮肉受苦,我更害怕母親失望的表情。

    我們在路上默默的並肩走著,快要到家門口了,媽媽停下腳步來。『老師說你指法練得很熟很正確,可是手指頭沒有力氣,讓你以後每天下課可以去老師家練習一個小時的琴。』

    『還是不要吧,多一個小時會很貴吧?』

    『老師沒有打算多收錢,練琴是免費的,只有上課的時間要付學費而已。』

    我心中狂喜,可是臉上不敢露出什麼來。

    媽媽直直的盯著我的眼睛,好半晌,才輕輕的說:『你真的很喜歡彈鋼琴,是不是?』

    我用力的點頭。

    『那麼去練習吧,不過家裡頭的事情,別跟外人說那麼多。』媽媽溫柔的摸摸我的額頭,手指涼冰冰的。『你爸爸那邊,慢慢我們再來想辦法,過一陣子看看有沒有機會給你買架中古的鋼琴。』
  • 繼續接回味
  • 鋼琴老師 (二)

    OCT 31 SAT 2009 17:18

    黑與白的八十八個琴鍵,是我的新世界,我坐在鋼琴前面的時間越來越長,在老師家練習的一個小時,永遠過得像是一眨眼那麼飛快。我不只用手指在摸索著琴鍵的觸感,感覺著琴鍵的重量,用耳朵傾聽每一個琴鍵發出的聲音跟低微的共鳴,踏板帶來的聲音變化。蓋在琴鍵上的絨布粗糙的觸感,跟鋼琴本身堅硬的光滑,恰成奇異的對比。我喜歡鋼琴的氣味,微微有點人氣的木質,含帶著金屬的清剛,臘與漆,我像初次嚐到愛戀滋味那樣飢渴而永無止境的探索著鋼琴美妙的胴體。

    就連節拍器我也是喜歡的,閃亮的金屬,圓潤的曲線,有氣無力的左右擺頭那樣的慢板,快板就變得像是瘋狂的搖著頭,狂亂中又有其秩序,一種瘋人的邏輯感。滴答,滴答,滴滴答答,比時鐘的分秒更叫我意識到時間的流逝。

    因著母親的教育,我們有一種窮人家小心翼翼的矜持跟自重。老師說一個小時,我絕對不敢在鋼琴上多坐五分鐘,人家自發的好意並不是我們應得的,不可以無窮無盡的需索下去。貪婪不是好事,對別人的善意貪得無厭更是不知羞恥的作法。

    琴老師看在眼裡,並不說什麼,總是在一小時就要結束的那個當兒坐下來,教我一首新的曲子。老師不放人,學生也不好意思說『老師一小時已經到了』,真為難,留下來繼續彈琴,讓媽媽等著,等一下仔細皮痛,要自動站起來結束練習時間,又委實捨不得。選擇從來不是容易的事情。

    現在想想,當時的琴老師可是現在的我眼中的少女呢。才二十多歲,一家三姐弟之中的長女,自幼習琴,大學畢業以後暫時賦閒在家,教琴為業。琴老師也有琴老師的夢想跟煩惱,心事藏得很密。她跟我說得不多,附近總是有人走來走去,難得的片刻寧靜,老師除了指點我的彈琴姿勢,也會跟我說一些音樂史上的小故事。琴老師想出國深造, 我於是初次聽到茱莉亞音樂學院的大名。她摸著山葉鋼琴輕輕嘆氣,無限嚮往的說起史丹威鋼琴,詳細的形容史丹威的音色跟價錢,我於是銘記於心,到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始終覺得史丹威是很不得了的東西,一看到就想到琴老師。

    我喜歡看琴老師彈琴,一雙瘦白寬大的手像天鵝振翅那樣在琴鍵上滑翔飛舞。琴老師的手很瘦削,白皙得看得到皮膚底下的血管,但是很大,手指很長,指甲方方的看起來很有個性。手指上毫無裝飾,連手表也不帶,大大的手跟琴老師瘦瘦高高的細長身量其實很搭配,可是琴老師似乎不大喜歡自己的手,走路的時候永遠藏在口袋裡頭。

    她教會我簡單的四手聯彈,第一次毫無錯誤的跟上節拍的時候,琴老師轉過臉來,投給我一個有點鼓勵,有點驕傲的微笑,我高興得面紅耳赤。做對了什麼的時候,媽媽的笑臉也是那樣以我為榮的樣子,為了那樣的笑臉,我很願意很願意練習到手指流血也在所不惜。

    但是最快樂的事情,是可以一個人坐在鋼琴前面練習。這種機會不多,在琴老師家永遠有聽眾在,一次隨父母去拜訪親友,諸伯伯家的二樓擺了架灰塵密佈的琴,顯然為人冷落良久,大人們要去吃飯,我大著膽子央求諸伯伯,是不是可以讓我練琴。母親微微有點焦慮的看了父親一眼,可是父親沒說話,諸伯伯很豪爽的一揮手,『喜歡就玩兒玩兒,反正擱在那裡也是白招灰塵』,我難得的居然有機會跟真正的鋼琴單獨相處,大人一出門,我坐在琴凳上就不動了。

    剛剛開始還有點尷尬,不熟悉的琴,大概像剛剛約會的女人,還沒接觸過,小心的摸索著相處的分寸。琴聲叮咚,開始的時候有點僵硬,漸漸地流暢起來,下手的力道也不那麼像害怕著什麼似的。我一首一首的把所有背得住的曲子都彈出來,一遍,兩遍,三遍,十遍,大人四點多快五點的時候出門,到十點五十才回來,我沒有停過手。

    對於喜歡的事情,我是很有恆心的,在家裡雖然只有彈起來扭扭捏捏的仿鋼琴,也不妨礙我練習的熱衷,一坐上去,媽媽不叫吃飯了洗澡了我是不會自己下來的。遇到星期假日更是整天的彈個沒完,練習曲又單調,終於我爸受不了,火大起來,派我媽媽上來哀求我出去玩,去爬樹還是玩泥巴都好過在家裡給他魔音洗腦。

    其實我爹很喜歡古典音樂,有時候想想會不好意思,琴藝大概真的就是那麼差勁,勤也不能補拙,這樣折騰老父的耳朵也真是對不起呀對不起。

    快樂的事情要是永遠不完結,該有多麼好,可惜天底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隨琴老師習琴的時間終於告一段落,琴老師要去美國繼續學業,她把她的節拍器跟一些樂譜都給了我,殷殷叮囑,手小要彈奏八度音比較辛苦,可是速度可以補足,還是可以去她家繼續練習...........

    琴老師離開台灣那天,我沒有去送機〈當然,哪裡輪得到我〉,悶悶的坐在琴前面,翻開老師留給我的蕭邦,摸索著,不成曲調的彈了一整個下午的離別曲。

    可是我沒有再去過琴老師家。
  • 訪客
  • 小時候這麼渴望,這麼癡迷
    卯了勁的學
    看得我都感動得快哭了
    但是!!!
    怎麼長大了全忘了
    還說小時家窮沒學過樂器?

    所以鋼琴不是樂器?琴老師不是人?
    BUT HEART WANTS WHAT IT WANTS
    所以心不是心?
  • 訪客
  • 從拜爾練習本到離別曲應該要不少年吧?
    胎胎是天分太好了吧


  • 訪客
  • 學了這麼久的琴(故事寫這麼長),結果做卡片還把每個音符都貼反,太不可思議了,有上過小學音樂課認真點都不會犯這種錯誤吧,更何況會彈蕭邦的離別曲。
  • 訪客
  • 所以說認真就輸了
    張小嫻的《離別曲》:
    她送给老师的最后一曲,是萧邦的《离别曲》

    胎胎總不能送老師兩隻老虎吧
    一定不能輸張小嫻
  • 訪客
  • 劃錯重點:

    後來我出了名的伶牙俐齒反應靈敏,罵人可以帶髒字也可以不帶髒字,引經據典可粗可精

    有嗎?只看到髒字一堆,粗的不得鳥
    甚麼時候有不帶髒字、精的時候?
  • 訪客
  • 胎胎總不能送老師兩隻老虎吧

    被你笑死

    會不會胎胎連兩隻老虎也不會彈?
  • 訪客
  • 她摸著山葉鋼琴輕輕嘆氣,無限嚮往的說起史丹威鋼琴,詳細的形容史丹威的音色跟價錢,我於是銘記於心,到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始終覺得史丹威是很不得了的東西,一看到就想到琴老師。
    ----------------------------
    好詭異,台灣大陸都稱史坦威(大陸也有稱斯坦威、施坦威的)
    香港人比較不一定,張小嫻也說史坦威
    獨獨亦舒師太稱 史 丹 威(《可人兒》、《美麗的她》裡都有提到)

    好巧,胎胎的鋼琴老師也愛亦舒
    不好好像個台灣人講話
    硬要學亦舒
    無限嚮往的說起史丹威鋼琴 詳細的形容史丹威的音色跟價錢

    害胎胎不像本省人也不像外省人 甚至不像香港人
    獨獨像亦舒 覺得史丹威是很不得了的東西

    原來 胎胎和亦舒的緣是琴老師牽的線
    這麼小就有了緣
    難怪寫的東西一模一樣嘛
  • 訪客
  • 我懷疑胎胎在虛空之中學琴時,亦舒那廂是出版可人兒一書了沒?

    若沒有,那胎胎是妄想症加蟲洞症同時發作,既沒學琴,又在蟲洞裡找亦舒的史丹威鋼琴塞到鋼琴老師的嘴裡。
  • 訪客
  • 話說老師留蕭邦琴譜給學拜耳的學生也挺搞笑的
    不如連貝多芬半身石膏像也留給她吧

    是說胎胎不時爆出香港魂
    露兩句廣東話
    不過香港人也不說史丹威
    胎胎(的鋼琴老師)是怎麼回事呢?
  • 訪客
  • 還是那句話,看他描述練琴的情境就200%確定他沒學過鋼琴,豪洨不用費力,所以什麼都講的很容易,噗。
  • 訪客
  • 後來又宣稱學了小提琴 但被有學琴的網友說那不是成人用的尺寸?
  • 訪客
  • 回樓上

    兩隻老虎應該是會彈的
    胎胎因為手小要彈奏八度音比較辛苦
    可是速度可以補足

    所以拼命練習 〈跑得快 跑得快〉
    手指ˋ才給木板上的小刺扎了數次
  • 訪客
  •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p232:
    鋼琴師坐在那架 史 丹 威 的三角琴前面,叮叮鼕鼕的在琴鍵上敲著離別曲

    亦舒說是史丹威 就是 史 丹 威!

    不過胎胎說來說去只知道一曲離別曲
    有點掉渣
  • 訪客
  • 胎胎身體雖龐然
    手臂粗短手指粗短
    用兒童用的小提琴剛好吧
    拉一曲蕭邦離別曲
    如歌如泣
  • 訪客
  • 太晚知道組織 相見恨晚
    雖然只有她一本書
    我也抓到胎胎抄襲的地方(很精采的抄襲)

    請問怎麼告知版主呢
    用悄悄話就可以嗎?
  • 訪客
  • 請愛用悄悄話+1
  • 訪客
  • 我是56

    洋洋灑灑打了一堆
    才發現我不能用privite comment寄耶
    打的都不見了
    好桑心

    要不,不要用悄悄話好了?
  • 訪客
  • 樓上, 不用悄悄話應該也是ok吧?
  • 訪客
  • 哈哈哈哈哈,好懷念這裡,有段時間沒有來了,想不到胎胎已經逃跑了,想到被騙了200元但是可以換來這麼多歡笑真是太值得了!
  • 那簡直不叫書
  • 沒辦法寄悄悄話,那就大聲說了
    有點長,請包涵

    很久之前一個朋友借了《那簡直不叫做愛》給我看
    是我第一次聽到草莓圖騰的名字
    翻了一下真看不下去就丟到一邊
    不久之前發現組織,愈看愈生氣
    把書翻出來,翻一翻就發現抄襲的地方,前來稟告
    抓抄襲人人有責,這婆娘實在太無法無天

    1>話說就是從前面朋友貼的鋼琴老師一文
    覺得史丹威三個字看起來怪怪的(這前面48樓已po過)
    翻了一下《那簡直不叫做愛》,裡面也有(58樓)

    再翻一翻,又看到一個怪怪的字
    《那簡直不叫做愛》p230 老闆娘笑得前俯後仰,耳朵上的長耳環直打秋千

    台灣人應該都說盪鞦韆吧,大陸人有說盪秋千也有說打秋千(鞦韆也成了秋千)
    正在狐疑,不必想太多
    亦舒:《蟬》…不住晃動打秋千似的耳墜
    《論打扮》…紅樓夢中形容尤三姊…一雙耳墜子四打秋千一般晃動
    《藍袜子之旅》…大耳環晃的像打秋千
    論打扮沒找到發表年代,蟬出版於2001,藍袜子雖然出版於2012,但那是亦舒重複自己的詞,胎胎這香港大陸腔的打秋千就不知哪裡來的

    小註:我和胎胎年紀相仿,也是在台灣成長到二十幾歲出國,一直待在國外到今日,在國外也常和香港大陸人做朋友,但絕不可能自己的母語被別的地方的腔調用詞取代的

  • 續上
  • 2>紅木眠床除了組織已找出的技術性描繪是抄來的,整個意象就是張愛玲怨女第六章銀娣生完孩子嫂嫂來陪她的描述

    眠床就像個小房間
    上面有雕刻,《那簡直不叫做愛》p209說 都是一些忠孝節義的、老掉牙的事情,張愛玲比較有文化,說是全本水滸

    張愛玲床上有烏木抽屜,有一格放著話梅
    《那簡直不叫做愛》床上有暗格和小抽屜,裡面放零食
    銀娣和嫂嫂在床上吃東西…像兩個小孩子
    《那簡直不叫做愛》和阿嬤偷偷吃…像小老鼠

    這程度就像大王子在星球上碰到薔薇花
    任誰也知道是小王子和玫瑰花的醜化版
  • 訪客
  • 3>同場加演贈送
    《那簡直不叫做愛》p162針一定要刺到自己,才會知道痛楚
    張小嫻:針沒刺到肉,你怎麼知道痛呢?是我被刺到了,你怎麼會明白我的感受?

    不過這是比較普羅大眾會用到的,也可以說不是抄襲,誠如胎胎自己說的,她不會造字,太陽兩個字不是她造的

    也就像原本很美的 暗香浮動
    胎胎改成暗夜裡花香浮動
    也不能說抄襲,只能說多此一舉 改的俗氣了
  • 續上
  • 其實最早翻《那簡直不叫做愛》時,還不知胎胎抄襲時
    有一句極為眼熟 當下就確定是抄來的

    p107滿臉堆歡,美森帶著點鄙夷的想,原來大嫂也是會笑的

    百分之百確定抄來的 但人在國外手邊中文書有限
    還請大家一起找找看

    小註:從沒看過亦舒和張小嫻的書,應該不是抄這兩人的,或許是張愛玲?

    還有一句看著扎眼,應該也不是胎胎生出來的
    再怎麼普通的青春,也還是青春

    記憶裡這句是再怎麼xx的oo,也還是oo


    這本裡還有很多熟悉的語句,再找找再來向各位稟報


  • 《那簡直不叫做愛》
  • 又來了 奇也怪哉 每次胎胎香港魂爆發 就是有鬼
    胎胎頂多過境香港 去香港玩兩天 沒在香港長住 沒嫁香港人 沒朝夕相處的香港吾友
    怎麼滿嘴港腔 八成又是亦舒附身吧

    《那簡直不叫做愛》p169 …知道願賭必須服輸,被騙被棄已經夠痛楚,還要出去鬧得街知巷聞,更加賤多三成

    你聽過台灣人大陸人說 賤 多 三 成 嗎?
    估狗一下,就連香港發的文,說到賤多三成都得提是亦舒的詞

    亦舒 《迷迭香》姿勢要好看…不然,贏了也是輸了,輸了更加賤多三成
    《癡情司》…已經吃了虧,還要賭氣,豈非賤多三成
    還有胎胎最崇拜的《開到茶糜》那麼長的路要走,拖著多餘的肉,更加賤多三成


    胎胎也有論輸贏喔 : 知道願賭必須服輸
    和亦舒迷迭香一樣:不然,贏了也是輸了,輸了更加賤多三成

    這 賤的不只多三成了

  • 訪客
  • 胎胎在說自己英文一級棒的時候
    有說過她不會廣東話
  • 訪客
  • 請問胎胎念多倫多語言中心時
    描述自己頭多美
    連教授都注意她頭髮的那篇在哪裡
    想回味一下 謝謝
  • 那簡直不能叫做書
  • 不知是否組織已經抓出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p42
    形容瑜珍:「美則美矣,毫無靈魂」

    這是亦舒的名句,當年拿來形容一名香港明星李嘉欣
    還引起嘩然

    這不是常用成語,五個字以上就抄襲成立
    胎胎這臉不紅氣不喘抄了八個字 沒加引號

  • 那簡直不能叫做書
  •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pˋ47
    育如看起來一臉苦樣,像是有人在他嘴巴裡塞了一把粗鹽、還是檸檬…

    ----------------------------------------------
    你會說(嘴巴裡塞了一把鹽)或許是慣用形容語句吧
    不見得 很少人這麼用 也不常見
    尤其: 是 粗 鹽 喔
    更加不常見

    但是亦舒在《乒乓》裡寫過:…喉嚨裡像是塞進一團粗鹽,苦不堪言
  • 那簡直不能叫做書
  • 這組織裡已經抓出來了
    放在這裡再說一次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pˋ4ˋ9
    原來當一件事好的不似真的,它真的不是…

    胎胎真抄的忘了形
    連這種亦舒名句都敢抄
    《當一件事美好的不似真的,它大抵不是真的》



  • 那簡直不能叫做書
  • 亦舒的…都有一雙睜不開如煙如霧的芍藥眼…《朝花夕拾》


    這也是組織曾經抓出來的

    但出現在胎胎的《曉虹》裡:如煙如霧的芍藥眼
    胎胎用的很順手

    在《那簡直不能叫做愛》又出現了兩次:
    p130 一雙如煙似霧的芍藥眼
    p145 那雙煙籠芍藥似的眼睛


  • 訪客
  • to #70,
    這可以解說是"if it's too good to be true, it probably is"的翻譯, 所以這應該不算抄襲
  • 訪客
  • 現實生活曾遇過類似不輸的嬸
    說真的,大多數人還是被騙的團團轉長達數年...
    若非密切長時間的交集可能發現稀蹺 或是被她巴凌抺黑的苦主
    大都只會從輕淺的交流中 留著她好神好苦好向上好有個性等印像
    隨口而來殺有其事的謊,被捉住也不心虛或虛心的努力再加菜
    不是真了解內情的人 偶爾發現住意到表理不一些微真相 也會懷疑自己是否多心,因“說那樣的謊沒有意義吧!何必?” (但他們說謊跟編織本身就是意義)
    真的,如果生活中有這樣的對像 必得敬而遠之能離多遠是多遠 遠離扭曲的心靈就跟遠離核災區一樣刻不容緩,(除非心懷大志又有掃核的能力.....但若如此還是去掃核幫到的人跟地球還比較多XDDD)

    喔還有, 此嬸與彼嬸也都是很多(受駭)人"創作"的靈感來源
    每每講到他們令人嘖嘖稱奇處, 就像詩人看到名山大岳,人間疾苦釀文思泉湧不吐不快啊~~~~就好像....本站太多好文 看了令人哈哈大笑 ~~~~
    這樣的人格特質有機會能被這麼的"真相大白“ 感到欣慰哪...
  • to 72
  • 就算是翻譯 也應該是亦舒翻譯的 嬸是抄了再改個字
    如果有人寫 「 美得不似真的」「好得不像是真的」
    這是翻譯 不會有人說抄襲

    但《當一件事美好的不似真的,它大抵不是真的》是亦舒名句
    偏偏嬸和亦舒淵源又深…


  • 訪客
  • 不知大家對「五點鐘影子」熟不熟
    我自己是孤陋寡聞
    所以看到胎胎《那簡直不能叫做愛》p53「長成像洋人口中的五點鐘影子」
    非常驚豔

    亦舒《紫薇願》: 下巴納俗稱五點鐘影子的青澀鬚根尤其動人
    《藍袜子之旅》裡也說了一次
  • 訪客
  • 我們周遭的人很少會說洋人、華人 大都說外國人、中國人
    胎胎卻很喜歡
    香港人也比較多會這麼說的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p103:華人的諺語悲愴但是真實,在任何情況下,都找得到準備的說詞來套用

    亦舒也是愛用洋人、華人
    《一把青雲》(1995):何必拿 ..... 我們華人在任何情況下,. 都找得到一、兩句天衣無縫適用之至的成語。
    《明年給你送花來》(2001):洋人從來沒有這種充滿悲愴的諺語,他們只有早起的鳥兒吃到蟲子之類的勵志話。
  • 訪客
  • 組織裡大家都笑胎胎喜歡用 不是不xx的
    當然大家也知道這是亦舒的詞
    光《喜寶》裡就出現了兩次:不是不慌張的 不是不興奮的

    胎胎如果在部落格、噗浪裡寫寫也就算了
    看免錢就別吱聲

    但印在書上,讓人掏了錢買,就是另一回事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p213…不是不像受到詛咒的

  • 訪客
  • 這是組織以前一位朋友提出的
    放在這裡當做《那簡直不能叫做愛》抄襲整理



    「那簡直不能叫做愛」裡頭的雲姊和姐妹淘提到她深愛的那個人,說那個人的太太帶了那個人跟其他女孩子出遊幽會的照片來給女主角看

    「全部都是同一個型,長頭髮,圓潤的身材,艷麗的面孔,也許是像我,只是比較年輕的版本,就連我本人,也沒有辦法與之抗衡的,青春。」(p.241, 黑色的雲 )

    和圓舞裡頭的女主角雷同,也是傅太太來訪拿照片給她

    「我只得接過,打開信封,抽出內容來看。啊,全是同類型的少女,依稀看得出都像我十七八歲時模樣,一般的長頭發,大眼睛,匆忙間可以亂真。 」
    (網路連結: http://www.millionbook.net/yq/y/yishu/yw/009.htm

    此外「那簡直不能叫做愛」裡頭的「曼哈頓下午」也讓我想到亦舒,但一時想不起書名,還請其他讀者幫忙。



  • 訪客
  • 太厲害了!!!!!!!!
    版上果然是臥虎藏龍!

    另外同意#73
    不只現實生活, 當年這裡還沒爆出來時, 我也是相信抄嬸好久的, 就算偶爾覺得怪怪的也會覺得那大概就自己多心/或自己幫她想理由圓過去的呀(掩面)
  • 訪客
  • #65
    胎胎是笨蛋加三級吧
  • 訪客
  • 這兩天在看田中實加的相關討論
    感覺這人跟胎胎是相同症頭啊
    什麼出生望族(而且也是高雄人)
    前男友出車禍倒在血泊之中時還握著她的手要她過得幸福
    還是享譽日法藝壇的知名畫家
    不會日文卻出了多本日語學習書(就跟明明不會做菜還可以出料理書的胎胎一樣扯)
    至於最像的,大概是畫作被爆出只是用PS翻轉調色的盜圖、還敢自稱是摹擬的這點吧(胎胎諸多直接貼上的抄襲字句......)

    現在沒了胎胎
    看看這個人的驚人事跡也頗有調劑身心之效
    不過還是最緬懷胎胎的奇人異事啊XD
  • 訪客
  • 胎胎說自己的外婆是私奔到台東結婚的日本千金,但神奇的是有嫁妝閩式紅眠床,胎胎最喜歡跟外婆一起躺著聊天睡覺,且胎胎說自己會講日語,因為外婆是日本人,但實際上胎胎日語程度就跟她炫耀自己英文很強一樣是掰的
  • 訪客
  • 靠說謊騙人才能活下去的心態
    我想胎胎一定明白田中的想法
  • 訪客
  • 田中自稱日本人但被揭穿,只好改口說自己是日本祖母,高雄父親,拿台灣護照,無日本國籍。對照胎胎當年嗆聲擁有加拿大移民紙,跟同居人吵架後打算包袱款款拿護照帶孩子直接離開法國回加拿大去,事後被問到露餡才又說她持台灣護照,是台灣人。胎胎你是不是有個閨蜜吾友姓田中?
  • 訪客
  • 田中自稱賣抄襲的畫作籌錢拍片
    胎胎也自稱賣抄襲的卡片賺了很多錢,好多人搶著跟她買呢
    這些騙子的伎倆真的都好像
    學歷造假身世造假經歷造假
    兩人真應該好好互相認識一下
  • 訪客
  • 人家田中敢賣臉,胎胎敢嘛?
    (她看到的話應該氣的臉色青黃不接)
  • 訪客
  • 上面網友寫到這一段,恕我不能同意啊!

    “不過這是比較普羅大眾會用到的,也可以說不是抄襲,誠如胎胎自己說的,她不會造字,太陽兩個字不是她造的”
    ------------------------------------------------------------------------------------------------------

    中國字當然都是一樣的,但胎胎很明顯是抄襲了別人的想法、文字、比喻等,
    如果說,因為大家都是用國字,就不能稱之為抄襲,
    那麼全世界的歌曲都是用Do Re Mi創作的,所以就不存在歌曲抄襲的問題囉?

  • 訪客
  • 胎胎很會狡辯,歪理超多,別被她唬過去了
  • 訪客
  • 我也是看到田中的新聞想到胎胎!!!
    根本一模一樣
    所以世界上有病的人不少
    善良的人也不少(覺得怪怪的 但都會自己幫對方圓謊) XDDD
  • 訪客
  • 看到田中的新聞想到胎胎+1
  • 訪客
  • 看到這篇才知道胎胎關掉部落格,是說以胎胎的本性有這麼輕易的消失於網海中嗎?改天會不會另起爐灶,改名換姓繼續抄嬸的人生
  • 訪客
  • 既然是臨摹作品,為什麼又要翻轉呢?小時候上美術課,光臨摹就搞不定了,那有閒情逸致把它翻轉過來?沒有人臨摹會這樣的,也不會臨摹時故意換色調.明明就是不想被發現抄襲而故佈疑陣的.(我覺得他根本沒有畫,只是網路上抓圖ps一下而已)田中說謊不打草稿跟嬸也是一樣.
  • 訪客
  • 今年聖誕節前一個禮拜,應約到一位臉友家裡吃火鍋,5個大人4個小孩.
    這個臉友說熟也不是很熟,臉書上認識了很多年但是沒有見過面,
    最近移民來加拿大這是第一次見面,
    去了之後有點傻眼,全部只有一個火鍋一盤菜,
    我幫他切豆腐,她拿了一盒兩個,叫我切一塊就好,
    湯裡5片香菇5個魚丸5片蛋餃(因為總共5個大人)5片魚板
    青菜雖然一大盤(也就是除了湯鍋外唯一的那盤東西),但是丟下去只有一點點
    為了怕不夠吃我們都不敢吃太多
    吃飽之後我們離開,另外一家人問我們等下要去哪,我們很客氣地說去吃點心
    他們才說她們也吃不飽,看東西不太夠所以不敢多吃,
    哪裡知道第二天主人在臉書上說還好自己辦party很有經驗,
    5個人吃火鍋還剩這麼多他們家還可以吃2餐
    讓我忽然想到胎胎,上次他辦趴一隻小小的雞很多人分,
    彩虹水果串也是一人一串還很自豪剩下還可以吃幾餐,
    天啊她哪些客人恐怕跟我們這次一樣跟不夠吃所以不敢吃太多吧.
  • 訪客
  • 有些人真的是很奇妙的生物,就像田中的畫被爆是別人的畫反轉裁切之後弄上自己的名字,賣畫籌錢也被爆是假的.連本人都出來道歉了,可是還是有一票粉絲還是很相信她.然後道完歉田中還在說是別人嫉妒她.

    胎胎所有的文章卡片抄襲的證據在這裡白紙黑字證據確鑿,學歷經歷也被爆造假,可是也是一票鐵粉照樣繼續護航,把她當神一樣的信,這已經不是粉絲而是邪教了.

    想當初宋七力都被抓,定讞了,也還是一堆信徒深信不移,這些盲目的傢伙到處都是,真的很可怕.
  • 訪客
  • 「學了這麼久的琴(故事寫這麼長),結果做卡片還把每個音符都貼反,太不可思議了,有上過小學音樂課認真點都不會犯這種錯誤吧,更何況會彈蕭邦的離別曲。」

    看到樓上某篇留言忍不住笑倒,我沒追到這音符貼反的卡片、這下可真被娛樂到了。 不曉得現在不需要經營部落格及噗浪的抄嬸是不是更有空練琴拉小提琴做瑜伽抄卡片了?(啊沒有了觀眾很空虛吧)
  • 我是44樓
  • 胎胎音符貼反的卡片在組織的上一篇文章有哦!雪人唱歌下一張!
  • 訪客
  • #93

    原來這種人真不少

    我也有類似經驗.

    朋友是某大醫院醫生娘
    說要請我吃飯
    要我必務賞光

    結果當天
    道然是一盤白飯+超市料理包
    這不是最慘的
    最慘的是料理包只泡在熱開水裡沒有熱透倒在也不熱的白飯上
    簡直噁心的要死
    我吃兩口就推說太晚吃早餐
    實在吃不下了

    結果隔天在醫院
    他還好意思說希望我們昨天有盡興
    好像他招待的多豐盛似的
  • 訪客
  • tw.news.yahoo.com/%E6%A0%B9%E6%9C%AC%E4%B8%8D%E6%98%AF-%E7%81%A3%E7%94%9F-%E5%BE%8C%E4%BB%A3-%E7%94%B0%E4%B8%AD%E5%AF%A6%E5%8A%A0%E6%89%BF%E8%AA%8D%E6%8D%8F%E9%80%A0%E8%BA%AB%E5%88%86-%E7%A3%95%E9%A0%AD%E8%AA%8D%E9%8C%AF-072100658.html
    田中拿了別人資助的錢去美國跟法國留學
    然後沒有完成學業
    卻騙人有國立東京藝術大學、紐約市立藝術學院、法國尼斯藝術學院的學歷
    跟胎胎明明是念ESL卻騙人她念大學一樣
    所謂的灣生外婆也只是車站遇到的日本人
    扯什麼管家把奶奶的骨灰帶回花蓮
    扯成一團
    跟阿嬸也是如出一轍啊
    現在騙子怎麼那麼多
  • 柯柯
  • 別說陳女士學業有沒有完成了,有沒有出國都讓人懷疑
    他有辦法用號稱留學過的國家的語言,跟人進行簡短的五分鐘左右日常對話嗎?
    如果留過學,再怎麼不濟,基本對話都該會吧
    難道以為先說自己未完成學業,就無法藉由要求看畢業證書來證明是否有留學嗎?
    要證明曾就讀的話方法千百種,沒有畢業也是會留下學籍資料的,更別提同學跟老師了,那都是活證據

    再說,在火車站偶遇痛失愛女的老婦人,又那麼剛好她不但長得像,生日又和女兒忌日一樣?
    而且現在的陳女士日文也還是不太會,當年他怎麼跟老太太溝通的?
    完全溝通不良的兩人,就這麼信任對方,掏出大筆金錢讓他留學?

    然後看到陳女士就想到胎胎的人也太多,笑死我了XD
    真是同一套路啊兩位,精彩精彩
  • 訪客
  • 我也是買了那本《那簡直不能叫做愛》的苦主
    實在太哀怨了
    掏了兩百塊買的一本書
    把這些抄襲、偷創意的部份去掉
    剩下的就只有腥羶對話(這倒是胎胎能掌握的)
    捶心肝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