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讀者投書,青ㄋㄧㄠˇ一號有幫忙修飾一些字句跟補截圖


 

大家一定都知道,其實一開始老法是不准草莓寫他們之間的戀情史不是?然後草莓圖騰一直等到老法恩准才開始寫關於他們兩人的戀愛故事-「一輩子的戀愛」。

看到大家抓蟲洞,看到她一堆矛盾的說詞,我也開始想真的是這樣嗎?我很好奇...想到這件事,我忍不住回過頭去找。


在「一輩子的戀愛」開放預購時,草莓圖騰是這麼說的...

截圖:草莓圖騰/「一輩子的戀愛」開放預購/2010-01-18

一輩子的戀愛  

Family Man是在2000上映的電影,The Notebook(手札情緣)是2004年的電影

當然,我也想過有可能草莓跟老法看的不是電影,而是租DVD回家看(因為我想幫她開脫)

結果我在她的留言板發現這則留言,時間是2008-08-27

草莓圖騰 的留言板    痞客邦 PIXNET   -084730  

顯然她曾經公開說過她看過手札情緣這部電影,對方才會直接跟她說這部戲的演員都是加拿大人,也就是說,若如她在預購文中所述,至少在這時點之前,她就已然獲得老法支持將兩人戀情付梓。

 

但回過頭去找另外一文「台長公告:「粉紅」(贈奬活動)」一文中說一直到他和老法認識十周年(也就是2009年),老法才突然問她出版社還要不要她寫他們兩人之間的戀愛故事,也因為如此,「一輩子的戀愛」才得已動工。

截圖:草莓圖騰/台長公告:「粉紅」(贈奬活動)/2009-05-27

粉紅截圖  



再來抓個大蟲洞,在「部落客的社會責任」一文中,草莓圖騰說她是嫁到法國後才開始寫部落格,也是那時才開始學中文打字。那時點應該是2001年底吧!

截圖:草莓圖騰/部落客的社會責任/2007-12-13

部落客的社會責任  


如果有老資格鐡粉在這裡,或許不會忘記,草莓第一本付印的作品是鮮網出版的「烘焙我的情人」,出版時間整整早了一年。也就是說事實上,草莓圖騰應該早在這本書出版前早就在網路上混了有一段時間,一定也會中打,才會有作品可以與他人集結成冊。

截圖:誠品/烘焙我的情人

誠品網路書店 - 烘焙我的情人-211820

 

 


 

再來說說為什麼我忽然想查這件事,是因為我發現了這個地方,這個叫周默思的人寫的這些東西(可點連結)

其實只要仔細看一下這些東西,很快就知道,這個周默思寫的東西,草莓幾乎都發表過,只是草莓的文更長更完整,周默思的感覺像打個底稿,尤其「夏天在巴黎的戀愛日記」,是被發表在「一輩子的戀愛」這本書裡的,可以說周默思寫的被整碗端走。所以我很大膽的假設:這是草莓的分身(基於事實推論她至少在2000年前就會中打)


以下推論基礎為:草莓圖騰 = 周默思

大家如果再仔細看看伊網人,就會發現,這個網站說是創作交流,其實很多登錄在裡面發文的人都是希望能將著作出版。

所以如果不是1.草莓後來跟老法結婚,2.被老法被下禁口令,或者3.後來她經營的新聞台沒有受到矚目,沒人找她出書

或許大家羨慕至今鶼鰈情深的草莓與老法倆的故事,就會被周默思改寫成蟲洞科幻腦補愛情小說,換一個方式來賣。現在若要我相信她是如何不得已因應他人千求萬拜託才下筆寫「一輩子的戀愛」,我真的覺得那是X!


如果又照格子裡留言所言,Jaca哈卡的文化祭是兩年一次,所以胎胎若不是參加1999年的,就是2001年的文化祭。

但草莓圖騰在1999年時人還在加拿大被確有其人的蘇菲亞見到(因為2001時草莓已與蘇菲亞絕裂不可能見面),那2000年發表這篇是怎麼回事?

看到這裡,還有多少人相信書裡寫的真是草莓圖騰跟老法的經歷?還是開始懷疑,這當中至少有某些部份是被草莓圖騰杜撰出來的「偽人生」、「偽戀情」?

截圖:周默思的發表時點

夏天在巴黎的戀愛日記  

 

當然,以上均為推論。當然周默思也可能不是草莓圖騰。如果真是如此,基於組織反抄襲的立場,或許我們還可以再對比出數文,再一次證明草莓圖騰就是一隻不折不扣的抄襲貓,我已有全部截圖,很樂意為組織效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這是一個神秘組織

青ㄋㄧㄠˇ一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19) 人氣()


留言列表 (619)

發表留言
  • 訪客
  • 光看我頭都暈了
    胎胎說這麼多謊難怪蟲洞抓不完

    投稿的人, 您太強啦!(拜)
  • 訪客
  • 想問版主一個題外話

    請問 標題中的樹洞,是引用梁朝偉有演的那部2046中提到的樹洞嗎?

    <就是梁如果有秘密就會去那邊對著樹洞說話>

    好奇問一下~~謝謝

  • 訪客
  • 爛草莓就是爛草莓,爛泥扶不上牆,騙了抄抄了騙,滿口謊言!
  • 訪客
  • 白描記憶,呸!
  • 訪客
  • 樹洞這用法還滿常見的吧!應該沒有特別引用的問題。
  • 訪客
  • 哇~~好勁爆。

    如果周默思,不是草莓圖騰的分身,她就是抄襲這個周默思的文章。


    如果草莓就是周默思,那代表她這十年來謊話連篇,什麼老法不準寫,一寫老法要離婚,她不會中打,寫文章是為了給親友看......沒一句實話。


    如果她是周默思,2000年就能寫出2001年才參加的Jaca國際民俗節活動情節,就像1987年看了1993年的喜宴電影一樣,她有蟲洞機啦!!
  • 訪客
  • 唉唷~她說謊說到自己都忘記了~不是不落漆的咧(笑)
  • 訪客
  • 那個周默思的文真的很多都是胎胎寫過的耶,要不要去告訴胎胎,他的東西被人抄襲了?哈哈,但會不會下一秒就全被砍光光了,科科。
  • 有點看不懂
  • 本人才疏學淺一開始看文字看不懂
    所以排一下時間表:

    2000 周默思發文
    Family Man 上映
    胎胎"用螢幕小鍵盤打字"出書"烘培我的情人"

    2001 學習中打

    2004 The Notebook 上映

    2008 粉絲告訴她手札情緣的演員是加拿大人

    2009 相識十周年老法鬆口戀愛情事也不是不能寫

    2010 看完兩部電影老法再度鬆口

    其實老法鬆口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
    08年之前胎胎看過兩部電影,
    09年相識十周年老法鬆過一次口
    可是胎胎沒空寫
    10年再陪老法看一次,
    然後老法就又鬆口說可以寫
    (嘖嘖...我幹嘛幫她開脫...)

    可是真是太佩服胎胎
    用螢幕小鍵盤可以打字打到出書
    太強了可以去申請金氏世界紀錄
  • 訪客
  • 1. 草莓=周默思
    2. 草莓抄襲周默思

    不管是哪一個草莓都該睡不著了!!
    不只"夏天在巴黎的戀愛日記"這篇, "何必問". "中止懷孕合法論"這兩篇草莓都發表過耶, 其他文章還有高雄/眷村這些相同背景

    哇塞, 這已經不是蟲洞了吧, 世紀大黑洞來著
  • 訪客
  • 周默思那些東西要先截圖下來吧
    不然可能被砍掉喔
  • 語氣好像
  • 二者的書寫文章語氣還真是像呢!
    到底真象如何咧?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訪客
  • #9

    老法很難10 年才鬆口吧!
    1月18日就搞預購了,書不用花時間排版印的嗎?XDDDD

    不過你那句用小鍵盤出書害我整個大笑

  • 訪客
  • 據草莓圖騰的說法,她跟老法是在西元幾年初識啊?
  • 訪客
  • 隨便點了一篇刻薄話,
    這篇我確定草莓的部茖格有發表過
    投稿者太強了
  • 我是#9
  • 根據胎胎年表
    1998 在高雄酒吧認識老法
    2001 8月老法快閃多倫多,年底跟老法結婚
  • 訪客
  • 太強囉!請受我一拜!
    BTW,這兩天胎胎的噗浪回應有增加耶,她的人氣是不是又回生了啊?私噗裡還講什麼奉亦舒的名言為座右銘,她到底什麼時候才要道歉?????(越想越氣,翻桌啦!)
  • 訪客
  • 我推測周默思發表的文章有些在2000年之前就已經存在了,周默思只是把它們移入這個網站作紀錄而已。
    這實在很像草莓圖騰的作風,痞客幫網誌的很多文章她也是從別的地方一次移一堆過來的所以日期都一樣。
    所以~不管草莓圖騰是不是周默思...這黑洞都是很大的呀!
  • 訪客
  • 胡蘿蔔那篇我也有印象!
  • 訪客
  • "最起初開部落格...我最最初是不會中打的..."

    當時我看到這句,心裡一直有個疑問想問從一開始就看她部落格的人,
    難道她剛開始寫時是用英文發表嗎?
    強調不會中打是她電腦技能太差? 還是要表達英文太好?

    不過學會"複製貼上",應該就沒有太大困難了.笑.
  • 小氣豬
  • 不好意思我不太懂,參加文化季和有和蘇菲亞見面這件事不能在1999年並存嗎?有參加可能也只是幾天,一個一週的旅行來回也算是有參加啊?
  • 訪客
  • 這個人分身好多,還敢不言不慚地對說讀者說:沒有分身。
    沒一句老實話。
  • 訪客
  • #22
    她真這麼說???
    有截圖嗎?
  • 訪客
  • 說胡蘿蔔那篇,冒煙的喬,應該是叫作smokey joe's吧? 裡面寫成smoky joe.
    不會那麼巧周默思和胎胎的英文都差不多程度吧?
  • 訪客
  • #23

    請見蘇菲亞一文
  • 訪客
  • 另外,胎胎有次發表心理測驗,測出來的結果是自己像變成什麼黑豹、黑馬、黑鷹的。
    跟胡蘿蔔裡那段: 真的要變,情願變黑豹,或是黑狼,或是黑鷹。

    如果是兩個人,不可能心性都這麼相同吧?
  • 訪客
  • 2009年和老法相識十周年, 那認識就是1999, 為何胎胎又說是1998年和老法認識? 那個國際民俗節是七月到八月, 如果蘇菲亞這段時間都和她一起在學校上課, 那胎胎就不可能出現在西班牙?
  • 訪客
  • 我想她應該是1998跟老法在台灣認識
    1999飛去法國跟老法相遇然後再去西班牙
    就像樓上說的去西班牙只要一兩個禮拜的事
    所以同時發生也不是不可能
    然後2001年才跟老法結婚或是同居
    那她不是在文章中有說過跟老法沒有聯絡一年多的事嗎?
    那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啊???
  • 訪客
  • 其實胎胎如果2011~2012年間,態度不要那麼囂張,對網友和藹可親,
    我覺得她造假和抄襲的事可能還可以再瞞個幾年,或者就這樣不了了之。

    我想她一直不道歉,就是因為她不覺得自己有錯,
    畢竟她這樣做也已經10年有了都沒事,
    我認為她反而是覺得她自己對網友太兇,導致一些人挾怨報復。

    想到這,就想到吳淡如,她現在過得更好更賺錢收入更多,
    胎胎應該就是覺得,自己也會像她一樣,不會因為自己抄襲而過得不好,
    所以在事情沒有鬧上法院前,都不會認罪的。


  • 小氣豬
  • 1998年回台灣認識老法 熱戀了一陣子 接著父親去世 因為某種不可解的原因她就跟老法分手了(請見"愛的力量")一分好像就是一年半 但是老法還是不放棄! 所以又在一起 遠距了一陣子直到胎胎要去華爾街(ㄎㄎ)老法大為反對 後來又發生了911 接著胎胎聽從自己的心就自己飛去法國嫁給老法了

    以上是粗淺的記憶 如有錯誤請指正
  • 訪客
  • 照這樣分析, 她怎麼可能1999又到法國跟老法去西班牙??
    若是2001才去的,那又怎麼會在2000年寫出那些周默思的文章??
    所以有可能周默思不事胎胎??
    好複雜啊~~
  • 訪客
  • 我當初看「部落客的社會責任」她寫到不會中打,我第一個想法是她的電腦鍵盤可能是國外買的,上面沒注音或倉頡,所以打中文字很吃力。倒是沒聯想到胎胎自誇的英文起稿。有些老派的作家創作時會先用手寫起稿,再請人打字或自己慢慢敲,胎胎妳當年在法國也是嗎?如果是,要打這麼多篇,還真辛苦妳了(笑咪咪)!

    現在重新審視胎胎這一堆蟲洞,我又有疑問了:胎胎出社會當營業員到出國,那時電腦也開始慢慢普及,難道上班時不需要良好的中打能力 ?
  • 訪客
  • 我跟胎胎大概同年
    我剛出社會工作時也是不會中打
    因為我在美國唸的高中但是我英打很好
    後來是在台灣工作後才自學中打的
    所以說不會中打這個是有點不太合理
  • 訪客
  • http://ppt.cc/hKqe

    看到這個書的介紹,想起了胎胎。

    胎胎在網路上的狀態,和流氓真的很像,

    其實在她不斷地號稱自己是甚麼黑山老妖(?)時,

    我就覺得她很像流氓了。

    在生活中有看過類似的人,

    型態很像,還混得不錯。
  • 蘇菲亞的朋友
  • 請大家看文要注意一下喔
    蘇菲亞是再1998年九月學校開學才認識胎胎的
    1998年7,8月蘇菲亞還不認識胎胎唷
  • 訪客
  • #36

    你是說1999年嗎?
  • 訪客
  • 那周默思寫的警察阿諾、女友愛蜜莉,不就是現實中老法的朋友嗎?
    到底草莓圖騰這是抄襲
    還是她的分身
    恐怕只有她知道
  • Moz Lin
  • 亦舒師太有一個短篇叫"回家"面有個主人公也叫周默思
  • 訪客
  • 有沒有可能是1999年去, 2000年才po文??
    因為周的幾篇文章都是短時間內po上,
    不一定是2000年寫的阿?!?
    我看得頭好昏
  • 訪客
  • 大膽假設,或許因為寫的東西杜撰/抄襲?的成分居多,所以不怕被起底。因為真真假假混在一起,除非被出賣不然被起底的可能性我猜會很小。
    因為他現在練斷捨離,來個相應不理,能耐他合?
  • 訪客
  • 但是1999去哪又跟一年半沒跟老法在一起兜不上啊!?
  • 期貨吸金坑億元 檢察官也受害
  • 【突發中心╱新北報導】新北市警方昨破獲一起地下期貨簽賭案,主嫌僱用30多人打電話攬客,以「免手續費、免保證金、獲利優厚」為號召,誘使民眾加入會員,下單買多或買空賭台股加權指數的漲跌,再用抽取獲得的佣金投資合法期貨,經營1年來不法獲利逾億元,連退休檢察官、醫生、律師都受害。

    逮捕38名成員
    警方調查,主嫌張孝傑(32歲)、楊嘉玲(39歲)等人成立「群益」、「金豪」2家地下期貨公司,分工相當細膩,警方今年4月開始監控調查,經近半年蒐證後,昨天持搜索票和拘票分別在北市林森北路、松江路、德惠街等地,將主嫌等38名成員逮捕歸案,並且查扣數量龐大的電腦、帳冊、電話、傳真機、監視器等贓證物。
    警方表示,該集團以每口200元為單位,誘騙民眾下單交易台股期貨指數,以台股加權指數漲跌為基準,買多或買空博奕輸贏。

    賭客慘賠吞藥
    一名李姓男子因慘賠300多萬元,想不開服藥自殺,幸被家人發現送醫救回,若遇欠債賭客,集團就以恐嚇危害其家人等方式催討債務,有被害人心生畏懼賣屋還債,還有人因此罹患憂鬱症。
    警方從查扣的帳戶資料發現,受害民眾遍及全台,其中不乏退休檢察官、醫生、律師、老師等高知識份子,粗估該集團1年來不法獲利逾億元。警訊後,全案依賭博、違反《期貨交易法》等罪嫌送辦。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929/34541223


    是不是很像胎胎?
  • 訪客
  • 還真是好像啊!

    "若遇欠債賭客,集團就以恐嚇危害其家人等方式催討債務", 是很像草莓圖騰!
  • 訪客
  • 大家從她的文章要去推敲哪些真哪些假也太困難了
    推斷她是2001年去西班牙是因為從她跟老法分手?!
    搞不好根本沒分手, 所以1999去是有可能的阿!!
    哎阿, 好難, 我要抓破頭了
  • 訪客
  • 她這個人,什麼事什麼話自己會忍不住要講出來,如果周就是草莓,那不就2000前就在網路放送故事(可惜沒紅),現在卻又要講得一副大家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模樣(裝大牌),什麼老法不準她寫?老法鬆口可以寫!不過又是煙霧彈,要告訴大家,她的故事很真,她的故事有見證者(就是老法),可不是她一個人胡謅出來的........哈哈哈~~~這是為說謊做準備。
  • 訪客
  • 推斷一 如果2001年去國際民俗節

    1998年在高雄酒吧認識老法
    1999年跟蘇菲亞在多倫多上課
    老法泡過多名台灣妞沒積極跟她連絡
    2000年ELS唸一唸回台灣
    2001年胎胎追老法追到歐洲法國西班牙 國際民俗節
    (自己買機票送外賣)
    2002年小法出生

    對了
    小法幾月生的?
  • 訪客
  • 小法12月生的
  • 訪客
  • 推斷二 如果1999年去 國際民俗節九月
    可見胎胎ELS之後沒再唸大學
    美國的大學開學了她還在歐洲晃?
  • 訪客
  • #48
    還有911的時候 應該在台灣才會有炎熱的晚上。
  • 訪客
  • 越看越覺得她真是個可悲的人
    自掘墳墓的胎胎
    回不去了
  • 訪客
  • 可惜胎胎不夠紅
    不然這的網站裡的文章可以出一本『踢爆草莓圖騰』
  • 訪客
  • 推斷三
    胎胎的白描人生
    情節全湊不起來
    就一胖女人藏在電腦後面的腦補人生
    嫁老外 奶大腿長 高學歷 各國走透透
    貼幾張混血兒小孩 白人老公 取信粉屍 販賣人生

    白人老公混血兒賣過
    再來賣爸爸媽媽
    時光是白描嗎
    應該也是小說
    台灣讀者太笨了 台灣錢真好賺
  • 訪客
  • 胎胎也許根本沒去什麼文化祭
    之前到處放老法照片
    沒見她放這個
  • 訪客
  • 她很早就想當作家了
    只是試過好幾種路線都不成功
    剛好嫁白人住國外生混血兒
    而且這種梗比較成功
    所以就一直沿用
    911那些算是半推半就 應讀者要
    蟲洞愈來愈多 也是讀者害的啦
  • 訪客
  • 感謝樓上#39的線索,師太這篇「回家」真的很冷門,但估苟大神無所不知阿!

    讀完這短篇小說,我覺得愛將自己幻化為亦舒筆下女主角的胎胎,很有可能是以周默思為筆名發表:流浪兒周默思有幾個特點--喝酒:少女吃了很多。「太太有啤酒吗?」、 無家可歸:「我没有家。」、「不,我是一个流浪的灵魂。」、想要有個媽媽: 少女自言自语:「真希望有她那样的母亲。」

    (因為我不會用ipad貼圖,只好附上彼岸聯結及貼文,文長--抱歉)

    http://www.21dove.com/bbs_baobao/simple/index.php?t3778.html

    回家

    飞机失事,无生还者,王诗朗是其中一名乘客。
    诗朗十八岁,是王剑虹夫妇爱女,品学兼优,由纽约出发到巴黎度假,同行有她男友陈克立。
    她计划是次假期已有半年,兴奋得不得了,天天提着,王氏夫妇真没想到一去竟成永别。
    黄昏六时,他们送诗朗到肯尼地飞机场,搭乘一辆七四七型号飞机前往巴黎。
    这次假期共十天,诗朗一直念说:「罗浮宫,香舍丽榭大道,枫丹白露宫……」都是惊叹符号。
    女儿长大了。
    怎么好不让她去呢,一到暑假,家家户户飞来飞去,人人如是实属平常。
    诗朗从前随父母去过东南亚游玩。
    自飞机场返来,王太太正在做三明治,在收音机里听到噩耗。
    八00号班机在长岛附近海边坠毁。
    她不信双耳,看看钟,是九时半。
    她叫丈夫过,王剑虹开启电视。
    发觉救护人员已赶至现场,黑暗中一片火海。
    王太太浑身颤抖,与丈夫面面相觑。
    他俩紧紧拥抱。
    那便是事情经过。
    王家独生女诗朗,永远不会回家来了。
    夏去秋来,王太太进过一次医院,苍老了许多,也瘦了许多。
    这次打击使她更加沉默。
    幸亏她仍然维持大学里的教职,叫做有个精神寄托。
    学生分批来探访她,通常陪她一个下午,聊聊天、说说话。
    王太太神经开始衰弱,午夜时时惊醒。「听,诗朗回来了。」
    王先生凄湟地告诉她。「不,淑怡,诗朗永远不会再回家了,妳我须振作起来。」
    他去请教心理医生。
    「哀伤会随岁月退却吗?」
    医生温和地答:「永不。」
    「什么?」
    「人类从未克服丧子之痛。」
    「那怎么办?」
    「总也得活下来。」
    王先生低头不语,心如刀割。
    「人世间的确充满哀痛。」
    王剑虹颓然离开了医务所。
    王太太知道,如果她不振作,会把丈夫也扯入万丈深渊,故找人来重新装修,把诗朗的房间改成一间客房,作为新的开始。
    初冬,放寒假。
    王太太在花圃种郁金香球茎,冬日埋下,春季开花。
    正在努力,忽然听见脚步声。
    谁?
    斜斜朝阳下是一个少女,背光,脸容一时看不清楚,但是纤细身型好不熟悉。
    王太太一震。
    她站起来,不置信地看着来客,声音颤抖。「诗朗,妳回来了?」
    那少女疲倦地掠掠头发,在长凳上坐下来,低声说:「请施舍一杯茶。」
    王太太清醒过来,原来只是一个流浪儿。
    她凄然嘲笑自己,接着说:「妳在这里等着。」
    她进屋做了一大杯牛奶茶,再取过一份三明治及一个苹果。
    那少女接过食物。「多谢妳,妈妈。」
    王太太看仔细她,尖下巴,大眼睛,不,当然不是诗朗。
    「妳叫我妈妈?」
    「妳是一个妈妈,不是吗?」
    「是,我也是人母。」
    少女笑,张大嘴吃东西。
    她脸容有点脏,背着背囊,一个少女四处流浪,其实十分危险。
    王太太问她:「妳可要进来洗一洗脸。」
    少女答:「不敢打扰,我去公共卫生间即可。」
    王太太说:「我可以替妳把衣服洗净烘干。」
    少女微笑说:「真是一位好心妈妈。」
    「妳可有家?」
    她摇摇头。
    「妳自何处来?父母想必牵挂妳。」
    她不语。
    王太太进屋去取零钱给她,出来时,发觉少女已经在长凳上睡着。
    虽有阳光,也十分寒凉,王太太替她盖上毯子。
    她很想帮她。
    王太太准备了一大袋干粮放在她身边。
    她在熨衣服之际少女来敲门。
    「醒了?」
    「我要走了。」
    王太太说:「吃过晚饭再走。」
    少女笑。「有肉丸意大利面吗?」
    王太太吃惊,这正是诗朗最喜欢的食物。
    她凄然想,这当然只是巧合,一边说:「有,有。」
    「加多点紫苏叶做香料。」口味与诗朗相同。
    王太太忽然泪盈于睫,是诗朗吗?是否妳托他人之口想同妈妈说些什么?
    「太太,我想帮妳做一些事作为酬劳。」
    「那么,不客气了,妳替我把园子扫一扫,还有,适才种的郁金香,还有数十个球茎须要埋进土里。」
    少女愉快地说:「我马上去」
    她勤快得很,王太太自厨房窗口,可以看到她在园子里操作。
    这一区不常有闲人来到。
    傍晚,王剑虹来电。「我今晚不回来吃饭。」
    她反而觉得轻松,二人无话可说,强颜欢笑,不知多痛苦。
    她探头出去,向少女说:「请进来梳洗。」
    少女抬起头,隐约间更似诗朗。
    王太太取出几套诗朗的旧衣裳。
    「妳淋个浴吧!」
    少女不再推辞,颔首,取过衣服,挑一袭花裙。
    王太太把其它的衣物折好放进她的背囊。
    原本瘪瘪的背囊,现在鼓鼓的。
    王太太又在夹层中塞了几张钞票。
    不一会儿她出来了。
    穿起诗朗衣服,似足诗朗。
    少女道谢。
    她坐到桌前,王太太发觉她浑身洗净后。容颜更加秀丽,湿头发拢在脑后,诗朗也喜欢那样。
    王太太故意下去问她的名字。
    少女吃了很多。「太太有啤酒吗?」
    「我无烟无酒也没有药物。」
    少女唯唯诺诺。
    「一个人切莫搭乘顺风车。」
    「是,我只搭公共汽车。「
    「早些回家,继续读书。」
    「我没有家。」
    「父母呢?」
    「已各自结婚,没有我的事。」
    王太太不话。
    少女微笑。「我真要告辞了。」
    「天黑得早,我送妳下山。「
    少女忽然说:「我知道妳苦苦思念我。」
    「什么?」王太太大吃一惊,转过头去。
    少女站在暗角落里。「将来我们总有一天会得相见,在那更好的国度里,彼此不会吃苦。」
    王太太泪流满面。「诗朗,妳说什么,诗朗,可是妳回来了?」
    她前去拥抱爱女。
    少女愕然退后一步。
    王太太怔怔看住她。抹干眼泪,低头说对不起。
    天忽然下起雨来。
    「今晚,妳在何处留宿?」
    「呃,不知哪个火车站。﹂
    「太危险了?」
    「不见得比经验不足高速驾驶名贵跑车更加危险。」
    王太太说:「不如在我处睡一觉。」
    「谢谢妳。」
    「晚上不要开门,屋子有警报器。」
    「知道。」
    少女被安排在客房之中。
    收留陌生人其实更加危险。
    王剑虹深夜未归,可是大门已有人轻轻敲三下。
    少女四处张望,到厨房用密码关掉警报器,自行开门。她一早已暗暗留意到译码数字。
    「主人呢?」门外有人问。
    「睡了。」
    「可以进来吗?」「她是一个年轻男子。
    「我出来比较好。」
    她与他在檐外说话。
    「我看到妳做的记号,知道妳在里边。」
    「我饱餐了一顿,又获赠衣物,可以走了。」
    「屋内有什么贵重物品?」
    「太太人很好。我不想教她损失。」
    「我们要钱用。」
    「也不过是几件银器。」
    「她何故收留妳?」
    「我长得像她女儿。」
    「妳怎么知道?」
    「屋里有照片,她想必已经病逝,我说几句模棱两可的话,她便感动不已。」
    「那么,多留一天,向她要钱。」
    「不可以。」少女退缩。
    「看,如果妳不做,我找别人做。」
    少女沉默。
    这时,有车头灯强光射进来。
    那年轻男子警觉。「有人来了,快回屋子去。」
    「我们一起走吧!」
    「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可以走?快回去,明天向她要千儿八百,我与妳南下度假。」
    车子已经驶入私家路,少女无奈,只得把握机会,窜入屋中。
    王剑虹开启车房门,停好,发觉警报器并无开启。也不以为意。
    他回房就寝。
    第二天清早,妻子才向他说起屋子里有客人。
    王剑虹讶异到极点。「妳怎么可以无故收留陌生人?来历不明。非常麻烦,也许她有疾病,也许心怀不轨,叫她出来,由我打发她走。」
    「不可,由我来做。」
    「淑怡,今日我下班回来,不想再见到她。」
    「可是--」
    「如果妳觉得有须要,大可正式领养一名儿童。」
    王太太颓然。「你说得对。」
    「请将床单被褥彻底消毒情洗,同情心丰富非常好,可是因此危害到自身,说大大不妥。」
    王太太无言。
    「千万小心,即刻打发她走。」
    「是。」
    王剑虹去上班,她走到园子,发觉车道一角白色小石子排出一个笑脸图案,昔日流浪汉在某家讨得食物。一定做记号通知同伴。这笑脸表示「好心的太太」。
    另一角,有一只塑料打火机及一只香烟空盒。
    王太太警惕起来,有人来过,真的被丈夫料中。
    她打散了记号才回室内。
    少女已经起来,正在喝咖啡。
    用的大杯子,属于诗朗,诗朗于某年考试晚晚恶补,染上喝咖啡习惯。
    王太太自己则喜欢喝红茶加牛奶。
    「今天,我一定要走了。」
    王太太不动声色。「有人催妳上路吗?」
    ﹁不,我是一个流浪的灵魂。」
    王太太又一怔,她低下头,也许诗朗在另一世界里。身分也一样,她不忍心逐少女离去。
    少女取出背囊,向她道别。
    她并没有开口向主人要什么。
    王太太说:「我可以帮妳联络无家少女宿舍。」
    少女摇头。「那种地方,比街道更为黑暗。」
    「妳不能终生流浪呀!」
    「迟些,我或许会到快餐店当女侍。」
    王太太低头叹息。
    「再见,好心的太太。」
    她站在阳光下朝她摆手,真像诗朗每早去上课朝母亲道别的情况。
    王太太用手掩脸,泪水自指缝流出来。
    放下手抬头,少女已经离去。
    她始终没有问她叫什么名字。
    中午,王剑虹打电话回来。「客人走了没有?」
    「早已离开。」
    他稍后回家,把前后门的锁全部换过,也更改了警报器密码。
    「我已通知警方有流浪青年在附近出现。」
    「不用这样紧张吧,人已经走了。」
    王剑虹看妻子一眼。「我劝妳不要乱开门。」
    这时,少女在市中心与男友会合。
    他把她拉到一个角落,问她:「怎么样?」
    少女转过头。「我没有要钱。」
    「妳这个笨蛋!」咬牙切齿。
    少女自言自语:「真希望有她那样的母亲。」
    「还剩下什么?」
    「我想到西部去找工作。」
    「说好南下。」
    「那么,各走各路吧!」
    「什么?」
    她向前走,他来拉她,扯到背囊口袋,忽然,叮的一声,一枚锁匙掉在地上。
    「这是什么?」
    少女不答,她也莫名其妙,不知锁匙从何而来。
    「妳想独吞,这是那家的门匙可是?」他把锁匙放进口袋。「再见。」他扬长而去。
    少女在大街上发呆,流下泪来,面颊炙热,更觉得泪水冰冷。
    王太太也独自坐在书房中落泪。
    王剑虹温言说:「淑怡,让我们去度假吧!」
    王太太哽咽。「我害怕搭飞机。」
    「那么,我们坐轮船。」
    她忽然嚎啕大哭。「现在我彻底明白,诗朗是永远不会回来了。」
    王剑虹紧紧拥抱妻子。
    她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现在,他们可以开始医治心灵上的伤口了。
    王氏夫扫只出去玩了两个星期。
    回到家中,邻居立刻向他们报告消息。
    「王先生,上星期一晚上,有一可疑青年悄悄撬开你家后门,被我自窗口看见,立刻报警,警方掩至,逮捕该人。」
    王剑虹连忙道谢。
    「守望相助,十分应该。」
    王太太急问:「只是一名青年?」
    「是,无同犯。」
    他们往警局处理这件事。
    回家途中,王剑虹问:「他怎么会有我们家旧锁匙?」
    王太太不出声。
    「是那少女给他的吧?」
    「可能是。」
    「那女孩又自何处取得门匙?」
    「由我放在她背包中。」
    「妳也太大胆了,幸亏我已更换门锁。」
    「以往,我也把门匙放诗朗背包中。」
    「她不是诗朗。」
    「那对青年是贼。」
    「不,那女孩很好——」
    「不要再为他们说话了,以后切切不可再开门揖盗。」
    接着一段日子,王太太精神振作不少,王剑虹刚在庆幸,她忽然又卧病在床。
    头一个星期王剑虹还不以为意,第二个礼拜他坚持陪她去看医生。
    「她口渴,怕光,疲累,没胃口,心情浮躁,何故?」
    医生看着王剑虹微笑。「王先生,你说呢?」
    「是什么病?」王剑虹担心得不得了。
    医生没好气。「王先生,恭喜你,你将做父亲。」
    王剑虹怔住。
    半晌,他泪盈于睫。「可是,以她那样高龄——」
    医生直斥其非。「胡说,王太太正当盛年,我会尽力照顾她,你放心等做父亲吧。」
    这时,他才觉得有一股暖流自脚底缓缓升起,四肢百骸都可以活动了,不禁落下泪来。
    家庭医生知道他们二人经历过些什么,于是大力拍打他的肩膀。
    王剑虹诉苦。「所有婴儿用品都得新买……」
    医生慷慨地说:「我送小床。」
    「半夜起来喂奶——」
    「不然你还有什么可做。」医生哈哈大笑。
    「淑怡又要吃苦了。」
    「所以要对太太好。」
    最吃惊的当然是孕妇本人。
    可是惊魂甫定,她已经走进童装店。
    陪她的同事刘小玉笑说:「买些中性衣服,连脚睡衣不妨,黄色与白色均可。」
    王太太感慨万千,怔怔地说:「真没想到。」
    「人家说,意外之喜才真正高兴。」
    「肯定宝刀未老。」
    「有无办法介绍好保母?」
    「包在我身上。」
    二人坐下喝茶。
    「对了,叫什么名字?」
    「一时还未想到。」
    老同事小心翼翼问:「不会叫诗朗吧?」
    王太太忙不叠回答:「当然不会,那对孩子不公平,她不是任何人的替身、影子。
    「希望还记得如何育婴。」
    同事完全放心了。「是,妳说得对,已知是女胎?」
    「感觉上是。」
    「有女儿防身是好事。」
    王太太半晌抬起头。「失而复得,自是不幸中大幸。」
    老同事紧紧握住她的手。
    因为珍惜,她小心处理生活,工作归工怍,可是绝对不能打扰胎儿成长。
    夫妻俩有了新的共同目标,感情恢复到从前地步,甚至更胜一筹。
    「孩子叫新生好吗?」
    「不妳,彷佛有太夫的寄望,这对她是不公平她。」
    「那么,叫掌珠。」
    「每一个女孩都应是父母的掌珠与公主,不用多说。」
    「妳有什么好名字?」
    「还未想到。」
    不过房间已经布置好了,由书房改装,淡黄色表示希望,一张小小单人床,若干玩具,衣柜挂着小衣物。
    诗朗出生时阵仗大得多,因无经验,任何用品重复地买了又买,怎么用都用不完。
    将来。这孩子会知道她有个姊姊叫诗朗。
    浴盆、奶瓶,都准备好了,整套的小梳子、海绵、毛巾,看着教人满心欢喜,胎儿十分健康。
    王剑虹每日上班前陪妻子到花园中散步。
    「今日下午有保母来面试。」
    「如果没有理想的人,我决定自己来。」
    「不要太苛求。」
    「别的事上可以随和,聘请保母非小心不可。」
    忽然,王剑虹侧起耳朵,诧异说:「这么早,是谁?」他听见汽车引擎声。
    「是送报纸吧!」
    「车子停在门口,让我去看看。」
    他们开了门,只见一辆小小日本车停在私家路上,司机略微犹疑,终于轻轻推开车门下车来。
    她一站到晨光下,王剑虹便脱口而出。「诗朗!」
    但太太知道那不是诗朗,虽然她也有过同样的误会。
    她比谁都高兴,因为那少女修饰整齐,打扮入时,分明已经找到正职,重新开始生活。
    她回来探访屋主。
    看到笑脸,她一个箭步上来。「王太太,好吗?」
    接着,少女发觉那好心的太太大腹便便,惊喜地问:「是妹妹抑或是弟弟?」
    王太太含笑答:「妹妹。」
    王剑虹不知这是谁,连忙说:「请进来喝杯茶,我要上班,失陪了。」
    王太太握住少女的手,连忙说:「我还不知道妳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默思。」
    「多磨好听的名字,人如其名。」
    「王太太,我在背囊找到妳送我的钱。」
    「小事不要冉提,妳近况如何?快告诉我。」
    「我白天在一间意大利餐厅当女侍,晚上读夜校。」
    「需要帮忙吗?」
    「我还可以应付。」
    「祝福妳,好心的太太。」
    王太太满心欢喜。「妳来看我,是我最佳礼物。」
    喝了一杯茶,她走了,赶着到意大利餐厅开工。
    王剑虹打电话回来「淑怡,刚才那位小姐是谁?像煞诗朗。」
    「是有点像。」
    「是妳的新朋友?」
    「是。」
    「唉,适才连我都吓一跳,以为诗朗回家来了。」
    王太太不语。
    「妳多休息,中午我回来看妳。」
    诗朗永远不会回来,可是少女会得来看她,也等于是失去的女儿回头一样。
    人家的女儿,自家的女儿,有什么分别?
    失而复得,是世上至难可贵的事。
    她忽然觉得痛楚,连忙拨电话给医生。
    护士说:「我代妳通知医院,妳快收拾杂物。」
    她急急找到丈夫,含笑说:「时间到了。」
  • 訪客
  • 所以她說什麼一直寫部落格寫到有出版社找她出書是自然而然的事,根本就是騙人的,她一直都有在網路上磨練自己的文筆,想被看見,想出書賺錢。
    我覺得她真的很扭曲,為什麼總是要把事情說得那麼美好?為什麼就是要粉絲崇拜妳?是不是怕人知道你的真面目後,就不愛你了?胎胎!?
  • 訪客
  • 胎胎網路混很久了,至少我看過鮮網、新聞台、bbh....
    她到無名才開始紅,可惜人紅就驕,這幾年霸凌網友才會被起底的啦。
  • 訪客
  • 她想營造自己是天才的形象。
    雖然嘴上一直說自己多努力多苦,但講出來做到的東西,卻是讓人哇一聲,這應該是天才才能辦到的事吧!(但那些都是唬爛的)

    真正有暗暗努力在幹的,卻隻字不提。
    譬如狂按F5,就不會說,反而會說什麼斷捨離來裝肖為。


    到處貼文想紅(說不定開分身,來抄襲自己的文)也都不會說。


    但是真實人生,既不努力讀書學歷中下,看起來也沒有一技之長,大吹特吹自己很認真,讀到國外大學......還會認真學習會操盤期貨......


    不是不讓人掬把同情淚的。
  • 訪客
  • 可惜她的讀者大部分是女的
    要是是男的
    以她囂張不可一世態度
    她應該早就被踢爆了
    不會騙吃騙喝這麼多年
  • 訪客
  • 可能是本來就想當作家,但是自己人生的梗沒那麼多,想像力又不夠豐富,只好"參考"前人寫的東西。
    不過我覺得她這種瘋狂往自己身上貼金的寫作法好蠢。這樣不是等於要讀者用顯微鏡來觀察你的一舉一動嗎?用文字塑造自己的完美形象真有那麼爽嗎?
  • 訪客
  • 剛剛跑去看夏天在巴黎的戀愛日記,第三集 康涅克的兔子大餐,乍讀之下,我還以為是 彼得•梅爾《山居歲月:普羅旺斯的一年》裡的六月(舒爽的六月,正適合探索附近的美味餐廳。)。

    氣紛、語句、場景十分神似,可惜我手邊無書,不然又可以證明這個人周默思鸚鵡學舌的工夫,跟胎胎一模一樣!

    Ps. 找到周默思的這位網友太強了,請受我一拜!
  • 訪客
  • To #63:我也有同感,覺得那篇跟彼得梅爾的書很像。但是手邊沒書也沒法對照。
  • 訪客
  • 感覺胎胎就是主線抄亦舒,其他看她心情今天想抄誰,於是高陽、唐魯孫、三毛、彼得梅爾...紛紛上場,族繁不及備載,難怪她文風多變,原來都是截取來著,哀~

    找到周默思的網友實在太強,也請受我一拜!!!

    胎胎到底是對自己真實人生有多麼不滿啊?女主人的沙龍、喜寶、周默思,她真的勵精圖治不停把自己說成是亦舒小說中的人物啊!

    還是那句老話,何不老實承認自己在寫小說就好?硬要說是自己家族史,硬要說是真人真事,還白描咧!
  • 生氣又難過的前讀者
  • 我週一會打電話給消保官和出版社, 詢問消費者求償的問題, 希望版主新開一個專版, 把涉嫌抄襲者的已經銷售獲利的部分, 公開做個蒐證, 以下是必須準備的部分:
    1. 著作權的行使, 由權利人行使, 通常已出版的作品之著作權利屬於出版社, 因此法屬刑事告訴乃論, 所以這部分要由原作者提起損害賠償訴訟, 若當事人有利用他人著作營利甚至獲利的事實, 在美國301法源要求下, 通常判賠金額很大, 應該要策動原作者集體訴訟提告,向出版社求取高額民事賠償
    2. 若上列訴訟判決成立並定讞, 出版社所受商譽和財務損失,再向侵害他人著作權利獲利者提起詐欺訴訟賠償
    3. 請讀者檢附原購買作品求償, 向出版社求償的法源, 應該也是侵害著作權定讞後的詐欺訴訟, 詐欺的刑事責任很重, 和著作權完全不同...

    我並無法律專業, 但偶爾處理法律事務, 也有法律顧問, 沒名沒錢又瘋的人, 是沒什麼告的價值, 但是如果抄襲者有名就有新聞性, 而且可以幫到沒名但有才華的原作者, 加上出版社是有名有錢的法人, 就很有提告的價值...

    台灣已經夠亂了, 實在不想再看到某大嬸因細故在網路公開飆髒話或者故意報復還被恭維的亂象, 這教養和層次真是令人難以忍受, 和有沒有錢有沒有讀書沒太多關係, 最重要的是要守法, 嘴上占人上風或者搞小動作占上風, 都是不入流占人小便宜的行為, 為什麼不靠實力讓別人不敢不尊重? 抄襲他人智慧財產也是貪小便宜的行為, 如果因此獲利在法律上就很糟了...看到太多小處占人便宜習慣後, 後來坐監犯科占大便宜成階下囚的例子...

    這也給出版社一個警訊, 應該回歸作家經紀人制, 不要貪小便宜不想花大錢在行銷, 而在網路搜尋興風作浪求人氣者...

    這官司應該要打, 讓專心創作有才華的好作家有名又有錢...
  • 您的暱稱 ...
  • 太多的相似之處讓人不得不認為是抄襲,希望網站能夠繼續揭發抄襲行為。
  • 前讀者
  • 法律求的不是是非, 而是輸贏, 如果蒐證齊備, 這官司不是告大嬸而是告出版社, 贏面很大, 出版社不能因簽約而免責, 這是種法律常識, 這就是吳淡如抄襲事件中, 吳淡如從一開始否認, 到後來承認並道歉, 把原作者安撫一下就沒事, 因為吳淡如有錢可好好被告, 民事賠償通常從15萬元起跳, 但是著作權是要原作者提告, 如不提告, 這非公訴, 如提告, 這又變刑事不可撤回, 所以一告就完了, 原告想撤都撤不回來...可見吳淡如有法律高人指點...
    我不太懂這幾家出版社在想什麼, 如果一直走下去走到底, 這官司可以打很多年...事情都不用做了...
    我會繼續提供法律建議, 如果不懂會問律師, 因他收費常幾十萬或上百萬, 所以最好找年輕剛出道的律師, 和作家談勝訴拆帳, 打官司是連管轄法院的法官是誰和訴訟法都要稍微研究...
  • 前讀者
  • 所以著作權法常被有心人利用, 購買權利後, 故意讓人輕易抄襲取得, 待對方侵害甚至獲利後, 可以營利事實依法求取高額賠償

    所以網路圖文千萬不可隨便複製引用, 這很好抓, 法律風險奇高...
  • 訪客
  • 前讀者,好樣的!支持你!也期待後續行動與報導。

  • 訪客
  • 前讀者,加油!打擊抄襲是正確的做法!
  • 訪客
  • 更錯 2000/5/24才對
  • 訪客
  • 在01看到有人說草莓抄襲超震驚的因為幾年前也常看她文章,覺得她文采很好,現在證明只是一場空= =
  • 訪客
  • 給66樓

    加油!!為所有已經買書的人平反。

    我沒有買書,但是我無法接受胎胎這樣對待A小姐,
    簡直就是把A小姐的弱點和困擾,當成墊高自己的肉墊。

    之前沒有看到一開始的事件發展,是因為看到這個部落格才開始找
    A小姐事件之前的資料,才發現她後來在部落格上抱怨和嘲笑得是甚麼。
    而且當下抱怨發噗寫文章後,還是會繼續提到這個把她當苦海明燈的事,
    並且說自己有多忙沒空處理這件事。(就有空抱怨這件事?)

    胎胎真的是把讀者和網友,吃得連骨頭的骨髓都要吸乾淨呀!
  • 姬蝶
  • >75

    a小姐的事件我也有關注
    真逼唉~~a小姐誠心誠意來訴說「人生相談」,卻被喜歡虛構人生的網路騙子作家拿出來大批特批
    傷口上惡意灑鹽

    結果掉漆剝康的胎胎~搞不好只是沒學力沒工作實績的助理~以為自己是女強人~夭壽咧!!!!!拿什麼東西來說嘴?


    我是今年這波撲浪黑牢的牢友

    事發後覺得草莓圖騰是把粉絲的心意當成XX在踐踏
    令人感到憤怒!!!!

    喔 不曉得他有沒有變成慈眉善目的慾海觀音?
    總言之 問神問鬼都不要問這種人
    以免傷痛被當成寫作加油添醋的題材
  • 訪客

  • 我不是前讀者, 看了幾天草莓就看不下去...

    不過我要為樓上的前讀者加油~~!!
  • 訪客
  • 其實,A小姐也不指望胎胎幫忙什麼吧?
    A小姐就是想吐苦水而已,就算某人的人生歷程幾乎是假的,給人家一點安慰也不會怎樣,偏偏還公開拿出來嘲笑……(茶
  • 前讀者
  • 非常謝謝版主開這個部落格, 一掃在下幾年來心中的疑問, 2年前不再看其文及買其書時, 只是覺得很奇怪, 一個觀察敏銳, 文采細膩又優美飛揚的失學具天分女性作家, 何以常常為生活小事而暴怒, 為不是很重要的網友而翻臉變一個人, 繼而用字遣詞粗鄙不堪, 足以顯現其內心之醜惡, 內心醜惡之人, 通常難以欣賞並以優雅文字描寫這世間之美...所以觀其人讀其文, 確實有不相稱的反差...
    如果自我感覺如此良好,自然容易不思進步, 視他人為無所謂, 亦容易有反社會之思想及行為, 覺得自己能夠生存, 應該是用盡心機違反本性勉強自己討好他人的結果, 說自己忍耐實在是言過其實, 忍耐不偷不搶, 和自己根本沒想過偷和搶, 根本是兩回事...
    其實惡意批評他人外表等諸多人身攻擊行為, 足彰顯其個性極不成熟, 無法就事論事解決問題, 實在無法成為理性社會的表率, 出版業為營利也該顧及自己文化事業的社會責任, 審慎選擇出版品, 為一時銷售而放棄原則, 亦很難永續經營...
    只能說深深遺憾...
  • 訪客
  • 謝謝前讀者的建言
    我們的確應該做些什麼才對

    若沒辦法告(揪人有困難、受害者遍佈全世界)
    最消極的做法
    我只能想到抵制出版社所有的書
  • 訪客
  • 原來草莓會開分身轉貼自己文章啊!!
    這麼說來,那在其他有名部落客那裡留草莓的文章也很好看之類的留言,該不會是她自己留的吧!
    哇!如果是的話,那她還真是個不要臉又心機重的肥胎!!!!!!!!!!!
  • 訪客
  • 我覺得草莓當時就已經太自大了,還真以為她能當人家的苦海明燈?還叫人家捐錢給慈善團體不是?現在想起來,她當時根本無意要幫誰解決什麼。只是想用捐款讓人家打退堂鼓而已。不想/沒辦法回答人家的問題,就不要開什麼信箱,還叫人家捐款,錢又不入她口袋,她怎麼可能幹這種事?A小姐真的單純,相信她可以幫忙,其實,她除了訐髒話很利害,什麼都不會。
  • 訪客
  • 胎胎當時還説A小姐沒誠意
    拿過期公益收據(上一年份的)給她看咧
    她才解題,但嚇壞很多人

    大家都還記得吧?
  • 時間順序
  • 時序的問題,胎胎早在「草莓的青春圖騰」自序打了預防針:P50「這樣說好了,書裡面提及的"年份"故意模糊,地點諸多掩飾,還有人家目前的職業,也經過修飾,所有的名字,都是編造的,@@#$EWW%...但是感情是真的(?!) 由此可知要在胎胎所謂白描的時序上找蟲洞可能比算數學題目還難,也許,她可以說「我願意跟讀者透露真感情(真的嗎?)但沒說要透露真實發生的時間吧?」,或許討論胎胎文中事件因果關係的矛盾會比較站的住腳吧?

    打個比方:胎胎在2006年3月出版的我不是好女生裡「聽從你心」P50說到「那個時候我的多倫多生涯即將告一個段落,舊老闆徵召我到華爾街去為他效命,開出來的條件優厚到我難以抗拒,還肯讓我半工讀,談得差不多”以後”,我著手申請轉學,NYU接受了我轉校的申請,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善。 接著胎胎又在一輩子的戀愛中「Another time another life」P189寫到「那天,尚在郵件裡面發現紐約大學寄給我的信,拿來問我,紐約大學寄信給我幹什麼。」胎胎回答:申請了學校,大概是回函並且告訴尚,她一直都打算要去紐約。P192又寫到「老天,去紐約至少也是半年八個月之後的事情(言下之意是確定申請轉學成功囉?)  」^&*%$胎胎火大又說「我是一直計劃好要去紐約工作的(到底是去工作還是去念書呀?!)」。

    同上一本書裡「一場玫瑰色的戰爭下」P201 才提到舊老闆找上我。尼爾徵召我去紐約,重新為他效力。胎胎飛到紐約跟尼爾燭光晚餐,尼爾先生實事求是的把新工作的合約條款一一說明,胎胎回多倫多後工作合約就傳過來了,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提到半工半讀及優渥的工作條件,一直到「派里斯王子的蘋果」這篇P240前面還在提簽證的事情,接著就塞進「尼爾請我去紐約請不動,他自已飛來多倫多了。」倆個人原本聊天的場景在市中心(路邊散步)但奇怪的是胎胎寫下面這段的時候是變成在寫劇本嗎? P241「尼爾提供我的工作福利包括宿舍---美麗的兩房公寓,接著胎胎很突兀地走進紐約的新公寓裡去了。後面又是一堆從他人口中迂迴地(還蠻明顯)描述自已*()&^....etc,倆人邊聊邊吃邊走,場景又來到加拿大國會大廈廣場,最後才跟老闆爆出她要結婚不能接受他的徵召。

    矛盾的地方,在我不是好女生裡「工作談得差不多”以後”,我著手申請轉學,NYU接受了我轉校的申請,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善。」VS 一輩子的戀愛「尚在郵件裡面發現紐約大學寄給我的信」「胎胎回答:申請了學校,大概是回函並且告訴尚,她一直都打算要去紐約」、「老天,去紐約至少也是半年八個月之後的事情」接著舊老版才出場「舊老闆找上我。尼爾徵召我去紐約,重新為他效力」其實胎胎在一輩子的戀愛P250有提到「我一直在做的人生計畫,是拿到學位、身份之後去紐約」。 在一輩子的戀愛中,胎胎的描述順序是在舊老闆徵召之前就先申請紐約的學校,而且很巧妙地在被尚發現的時間點以「那天」帶過。當然「那天」胎胎可以說是和老闆談論過後,辦了轉學接到申請通過的通知才被尚發現,但是胎胎寫舊老闆徵召的同篇P201同頁前半仍接續上一篇「要跟尚說再見並不困難,但是要跟他那對親善可愛的父母告別,才真的要我的老命,中間老闆加入胎胎搬家躲尚。 有一點寫文章的基本常識都知道一篇文章的內容應該是要圍繞在同一個主題,由此可知,前面的因跟後面的果是接續的(尚發現郵件跟胎胎吵架鬧分手準備跟尚的父母告別老闆徵召胎胎搬家是連貫的)。 

    很明顯,胎胎因果順序和第一次提的時候不對,年份故意模糊就算了,描述事件因果也前後對不起來。 ex文章前面都已經跟老法要辦結婚簽證了,後面又硬要塞進「尼爾請我去紐約請不動,他自已飛來多倫多了。」 拒絕不是應該要在決定的時候就跟老闆說清楚了嘛?而且老闆本人追到多倫多求她,她才跟老闆說,她要結婚,"劇情"的安排不合理之外,還有一個疑問,胎胎曾經出賣舊老闆讓舊老闆的公司倒閉,經過多年不聞不問那麼長的時間,突然還會想到要徵召胎胎回去上班,甚至追求她,還追到多倫多求她跟他一起走。有沒有這麼誇張的劇情?有沒有這麼好拐的男人?? 在華爾街開公司的老闆可以被同一個女人弄兩次?)
    結論是,胎胎在塞文章的時候,她的組織、統整及協調能力確定都沒有問題?
  • 訪客
  • #84樓恰巧點出我的疑問,就是:明明尼爾是親自飛到多倫多要說服草莓去紐約工作,但怎麼突然就神遊進了紐約公寓?還說眼前這樣裝潢的房子一直是她的夢想(印象中應該是這樣描述沒錯,因為我已經把那幾本書封裝好準備要退給方智出版社就不便再打開查閱),這裡我一直參不透?難道草莓跟哈利波特一樣會用呼嚕粉瞬間移動?
  • 時間順序
  • 發現郵件引發跟尚吵架那段也可能是硬塞進去的,應該都是胎胎為了劇情需要吧?
  • 胎沒特色
  • 我覺得來投稿的這些讀者實在太強大了 謝謝你們(鞠躬)

    因為你們的細心收證與分析 才能讓我們知道阿肥莓胎的種種惡行

    抄襲 竊取他人創意 惡人先告狀 栽贓抹黑他人 網路霸凌 編造身世裝可憐騙取讀者同情心

    這種人我在現實生活也遇過 
    通常會帶著一副和藹可親好相處的假面具
    事實上卻是非常自私也非常自我感覺良好
    踩著他人在背後放冷箭以提高自己完全不會客氣的
    唯利是圖 為了自己可得的利益可以做出任何事來
    愛比較 什麼都要比過別人 還會製造假想敵
    人緣極差 常疑心別人在背後說她壞話 幾乎沒什麼朋友 就算有友誼也不長久
    這種人我是不只敬而遠之還希望永遠都不會有機會交集
    太陰毒又反覆無常 怎麼不小心得罪她而被陷害都不知道啊

    也許網路世界可以用文字包裝讓人看不清楚
    之前才會有那麼多讀者被她玩弄於股掌 取笑辱罵
    真幸虧有這個組織的誕生
    讓我們往後在網路世界行走交友也有個借鏡與參考
    畢竟這世上存心不良的人真的很多

    話說這裡的文章跟很多留言都好精彩喔
    害我每天都忍不住要來追進度

  • 訪客
  • 某些人心很黑
    對於真心付出的朋友、粉絲
    養來套殺
    看到人家發現真象的苦楚
    他們卻可能是得意洋洋
    你被賣還幫忙數鈔票
    笨蠢是應該的

    這種最好是遠離
    他們會再找下一個受害者
    就跟奪魂鋸一樣
    永遠有人提供他們凌辱的樂趣
  • 前讀者
  • 據我對金融業的了解,華爾街都被猶太人主導,好奇東方人混這麼大,怎麼新聞都不知道?看過大嬸的外表後,更難想像…唉,那些有錢人買上億豪宅沒貸款用現金,非常有禮,這種無形的階級和距離,怎麼和大嬸連連看啊…
  • 訪客
  • 自古至今越醜越沒行情和越無能的人就越愛吹噓,牛吹越大的越是爛咖,霉胎把自己吹成萬人迷,女強人,而實際上卻完全相反,可想而知,牠的自信就靠那張三吋不爛之舌和那支天馬行空的筆建立的,真不是不噁爛的。
  • 訪客
  • 胎胎當時在台灣
    可是非法期貨無牌照營業員喔
  • 訪客
  • 而且她還會拍客戶裸照逼人家交關
    讓她有業績
  • 訪客
  • 這一篇真是太精彩了啊啊啊正中要害!!

    但為了某些腦袋不靈光的殘粉,是不是要有人為他們做個總整理啊?
    (期待小氣豬大大)
  • 訪客
  • 可以請問胎胎拍客人裸照,是哪一篇文章裡面寫的嗎?
  • 訪客
  • 我覺得胎胎讓我最不懂的地方是,從她對a小姐的事件所下的評論中,
    我意識到她認為她這樣教訓a小姐昰為她好,
    可是在我看來她根本就只是把問題丟還給a小姐,
    沒有提供任何至少有點幫助的建議,
    憑她玩期貨的經驗,至少會有理財方面的概念和知識可以告訴a小姐,
    卻只是把a小姐拿來鞭了又鞭,
    還嫌a小姐的捐款是一年前的收據,
    完全就是對a小姐石打落水狗的動作呀!

    這最好昰叫做為a小姐好,如果以胎胎的邏輯來對胎胎,
    現在最好直接人肉到胎胎的平日生活中的友人,
    並且讓她們知道胎胎是多兩面,犯了多少錯,
    然後對著胎胎說,讓你身邊的人看清楚你的另一面昰為你好。
  • 訪客
  • #94

    要找一下
    你可以參閱胎胎年表
    節錄如下,這些都是她文章裡説的


    1988-1995  轟轟烈烈的期貨公司生涯
       老闆熱心栽培,從衣服鞋子到香水統統出資包辦
       陪老闆上酒店
       偷拍客戶春宮照事件
       搶女上司男友客戶害女上司墮入風塵事件 
       借住老闆可以看得到高雄港的54坪空宿舍
       (同時又很愛逛無印良品把租來的小套房佈置成日雜風格)
       因為老闆沒升她職怒帶客戶跳槽,三個月之後老闆的公司結束營業 
       擁有一台三克拉鑽石男贈送的鈴木小吉普
       又或者是爸爸給的雪鐵龍BX
       上下班還有老闆的司機接送 
       所得支撐家用和爸爸的公司,每月發老爸五萬零用金
       還背家裡的債務
  • 訪客
  • 所以冠C、李宗瑞算啥!
  • 訪客
  • 謝謝97樓

    以下摘錄胎胎文章

    老闆跟我並不是善類,他教會我很多不光明的陰毒招數,我不但學得會,還知道觸類旁通,可以舉一反三,有形象要顧的男人,最好就莫要有把柄落在他人手上,那時候我跟老闆口袋裡就握著不少達官貴人妖精打架的春光照跟錄影帶,藏在檯面下。有些人不過搞女人,就算爆開來,也不過是犯了「天底下男人都會犯的錯」,可是有些人下流到去泰國還是越南搞幼女男童,這種證據是很可以叫一個人身敗名裂的。談生意,當然大家都賺最好不過,也就不用拿出這道殺手鐗,可是正正當當的路途走不通,我們也有法寶可祭就是了。

    我冷冷的把男人的這付嘴臉看在眼裡,厭惡到極處,發誓永遠不要靠男人過日子,燈紅酒綠,煙霧瀰漫,仰頭一口把面前的白蘭地喝乾,酒精麻木了知覺,我可以不要恨得那麼利害,不要感覺得到誰的手在我的膝蓋還是腰肢上摸索,還可以笑吟吟的拿出合約跟授權書來請那些王八蛋簽上大名。
  • 前讀者
  • 自從發現這格子後,簡直上癮,之前在痞部落首頁看標題多天,以為又是頌揚她的所以沒進來哩!我現在比較好奇,她在現實中和網路,到底和多少人接觸就發生衝突和決裂…這比例感覺不低…和她走在路上的親友,應該有膽不怕流彈波及…我很怕被告也怕被打,所以不敢高攀謝謝再聯絡…